Priscilla 恭喜你成為會員

JUKSY與你一起玩出不凡

專訪/「如果有部電影能教我談戀愛⋯」《破處》楊懿軒、睦媄:「過去的跌撞成就了現在的我」
  • 楊懿軒
  • 睦媄

專訪/「如果有部電影能教我談戀愛⋯」《破處》楊懿軒、睦媄:「過去的跌撞成就了現在的我」

青春超展開什麼?你要什麼?當時還正值青春的你我,翻了個白眼,雙手一攤,誰搞得懂這些啊。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都學會接受不完美的自己。因為受傷而大哭、因為成就而驕傲,偶爾在夜深人靜時,仍會獨自懊悔過去的不成熟,幻想做了不一樣決定的自己,會成為什麼模樣?於是就這樣一次又一次地推翻、碎裂、對話、重組,誠實面對內心真切的情緒,也漸漸明白了,長大是怎麼一回事



與楊懿軒、睦媄約好專訪拍攝的那一天,氣象預報降雨機率是 90%,雖然有陽光賞臉但卻也毫不留情地飄著毛毛雨,回想當時與攝影師臉上應該都寫著憂愁兩個字吧。然而旁人這樣深怕會突然下起大雨的焦慮,卻沒有讓兩人的神情透出一點不耐和不安,反而進入工作狀態的他們,眼神竟有種好膽麥走的堅定,這樣的確信讓人產生了好奇,而這些好奇都在訪問中獲得了解答⋯⋯



 青春究竟是什麼玩意兒?

說到即將於 7 月 3 日上映的電影《破處》時,睦媄先開了口:「對我來說這個角色就是開啟整個故事的鑰匙,尤其學生時代時,根本沒人會告訴你什麼是愛情,所以我就想如果正好有一部電影,能夠在我們仍懵懵懂懂時,透過藝術讓年輕人知道談戀愛是怎麼一回事,好像蠻有意義的,所以就這樣成為了蕉蕉。」睦媄接著說她覺得自己與蕉蕉一樣都是個乖乖牌,但不同的是,蕉蕉比自己聰明許多,「我們都來自保守的家庭,所以從小就很渴望知道不同於家庭給予的觀念,但蕉蕉在學習的路上很懂得保護自己,我就比較衝動、傻大姐一點,當初接這部電影時,其實也沒跟家人事先討論,因為我想要趁年輕時多做一點自己想做的事,很謝謝他們相信我。



而一旁的楊懿軒說到如何與《破處》這部電影搭上線時,先是好像想起了什麼而露出靦腆的微笑,他說:「這是我第一次覺得自己好像可以表演。當時 Casting 聯繫我,其實我只是抱著聊聊天、認識人的心赴約,還記得那天導演要走時突然拍拍我的肩膀稱讚我,我也覺得,可能導演對每個人都這樣講吧。沒想到後來開始參與了表演課,心態上有了轉變。一開始我是真的打從心底不覺得自己會被選中,所以初期在上課的時我都蠻放鬆的,這樣的狀態對我來說很幸運,因為不會想太多,一切都是那麼自然,反而後期開始要求自己後,就變得卡卡的,怎麼做怎麼不對勁。」每當遇到卡關時,楊懿軒坦言自己就跟片中角色一樣,時常陷入自己的小世界,「我跟神器一樣,無論是親情、友情、愛情都是個很需要被稱讚、支持和認同的人,這應該算是我的動力吧。



所以究竟《破處》中的青春,是想傳達什麼?

睦媄:「如果是從蕉蕉的視角來說,就是要告訴我們,感情的世界裡,你必須先懂得保護自己,因為一個真正愛你的人,他必須尊重你的感受,如果他只想到自己,那他愛的並不是你,是他自己。

楊懿軒:「年輕的時候一定都做過很瘋狂的事,也是因為這樣不顧後果地往前衝,才會容易出錯,但這些結果無論好壞,都是一種學習,從自己不好的地方獲得經驗,就是成長。


更多 JUKSY 專訪:
專訪/這樣也能紅?要有兩把刷子才能把握舞台,許光漢:「我只是剛好很幸運而已。」


 真實的我。

當問到青春期經歷過最中二的事情時⋯「我有一個很酷的,我自己覺得很帥。」楊懿軒迫不及待地回答:「國中的時候要追一個美術班的女生,她就像電影裡蕉蕉的角色一樣,完全就是校花等級,但那時候我們沒有很熟,所以我就每天都跟朋友一起偷訂清心飲料給她,想要增加見面的機會,那時候中午桌上如果放一杯清心就超屌的啊!但是有一天不小心被教官抓到,他就不知道從哪裡生出五大個家庭號裝牛奶的罐子,裡面裝滿水,還要我們開始比賽喝水,最輸的要被記 3 支警告,欸,我說真的,真的沒在節目效果!現在想想真的覺得很扯,雖然那時候有追到那個女生,但怎麼可以一杯清心就搞成這樣?不過也是因為那麼中二,現在回想起來才會覺得很有趣吧!我那時候是真的覺得送飲料蠻帥的⋯⋯」(還在覺得自己很帥中)


一路從敘述故事到講完後的幾分鐘內,楊懿軒就像陷入回憶的漩渦中,得意洋洋的臉上堆滿了笑容,或許旁人無法直接體會到他當時的「帥」,不過我想,就算那時候的他偷偷罵過多少髒話,怨嘆這個青春真是該死的累人,但一定都是真心的快樂著呀。




應該都聽過「男生不懂啦」這句話吧?它正適合套用在兩人的青春經歷上。睦媄聽完楊懿軒臭男生式的回答後,說自己以前讀都是女生的舞蹈班,所以從來沒遇過中二的男生,也因為從小被爸媽灌輸要結婚才能談戀愛的觀念,於是在遇見初戀時,迎來人生第一次叛逆,她說:「我很容易陷入愛情中,以前也曾因為想跟男友同居,所以跟爸媽抗爭要去外面住,現在回想起都覺得自己怎麼可以那麼壞啊!」不過也因為經歷過愛情中才能感受到的疼痛,現在的睦媄才會更明白自己要的是什麼,「我覺得在愛情裡,無論如何都不能失去自我。就算被傷害了,也不要用一樣的方式去對待別人,因為這樣你的傷痕並沒有痊癒,應該是要搞清楚自己心裡需要的是什麼,一定就會遇到很棒的人。」



不同於為愛而生的睦媄,楊懿軒談到感情觀時,透露了自己細膩的一面,他說:「我自己是防備心很重的人,比較追求隨緣,因為我覺得喜歡一個人應該是建立在長久的了解上。我也不是一個很主動的人,強制進入別人生活的這種事不是我的風格,也是一件很怪的事,到底他喜歡的是哪個我?我看到的是否也是真實的她?所以如果沒有契機的話,我會覺得那應該是我們緣分還不夠,算是比較慢熱吧。」對於愛情 SOP 很有原則的楊懿軒,承認自己投入感情後,常常理性過了頭,「我在面對感情時,比較喜歡實事求是,所以常常覺得自己好像太沒情緒了,因為女生遇到爭吵時不一定是想要解決的方法,其實就是一個奇摩子。後來漸漸知道談戀愛就是要互相包容、磨合,學習彼此的優點,而對方有不好的地方時,也應該是可以直接說出來,以最真誠、自然的樣子去相處的關係。



聽完他們的感情觀,想起曾在書中看過這句話:「我們在表達恨的時候是天才,而到了愛面前我們就如此平庸。」或許我們都曾跟楊懿軒和睦媄一樣,為了愛情委曲求全,太過害怕失去而感到自卑,但卻也因為這些經歷,我們開始學會撫平自己的毛躁,修剪那些自以為。你說愛情為何如此迷人?可能是因為當我們遇到喜歡的人時,都想當個特別的平凡人吧。


更多 JUKSY 專訪:
專訪/活在當下、不留遺憾!如果只剩一首歌能活⋯柯佳嬿、謝博安:「跟平常一樣開開玩笑就好」


 願做一個不後悔的人。

人生何止學業、友情、愛情三學分,每個階段都有不一樣的課題需要學習,而在這些過程中難免會失去過一點什麼,不過面對過往遺憾也有很多種方法,有些人會選擇逃避、有些人會試圖修正,有些人則會坦然接受,那睦媄和楊懿軒是哪一種?



「我常常會想,是不是當時的自己再努力一點,現在就會不一樣了。」正以為睦媄想跟我們分享,她面對遺憾難免會因為感性而卡關時,卻來了個大反轉,她說:「不過冷靜下來後,我意識到若不是當時如此莽撞,也不會成為現在的自己了。如果沒有那些跌撞,我又該怎麼知道現在的我會長大。」睦媄說自己好像沒有什麼感到遺憾的事情,因為每件事她都會盡自己所能做到,就算後來受傷了、做錯了、被誤會了,也會坦然接受結果,因為她知道很多事若不屬於你,強求也是沒有用的。



一旁的楊懿軒也相當認同睦媄的想法,延續感情觀中一貫的理性原則,他說:「我不希望自己後悔,所以我會要求自己不後悔,就算做得不好,也要是盡力過後的結果。就像睦媄說的,我們過去一定都曾做過不那麼對的事,不過人的個性會因為經歷過的事情而有所轉變,你不能說以前的做法和選擇是錯的,因為當時的你也是你,其實沒有什麼好後悔的。


楊懿軒和睦媄都覺得自己是個理性的人,有計劃、有目標、有態度,看似瀟灑的兩人,在我看來卻十足感性,無懼生活的未知、對任何事保有好奇心,在追逐夢想的路上就算跌倒了,也不會顧影自憐,難道其中沒有什麼訣竅?



睦媄:「我想要推薦一部電影叫《進擊的鼓手》。裡面的主角總是很認真練習打鼓,在別人的眼裡他已經是頂尖了,但不管怎麼練,總是達不到老師的期望,後來的某一天,他終於明白,把學習來的東西吸收,成為了身體的一部分,並以自己的方法表達出來後,就算不是那麼完美,反而會更有成就感。所以我很感謝自己勇敢追逐想做的事,有人會問到底是怎麼辦到的?我想說的是,當有一個人能夠一直待在他自己喜歡的位置上,並且保持出色,或許擁有很多幸運,但絕對不是全部,而是代表他一定非常堅持,熱情很重要。


楊懿軒:「前陣子剛退伍時看了《1917》,對裡面的台詞印象很深刻,那句話是『期盼一件事的人祈禱,相信一件事發生的人專注,讓一件事發生的人行動。』這句話給了我很大的力量和衝擊,因為我就是一個比較容易陷入自己思考空轉的人,也是這樣的猶豫不決曾錯過美好的人事物,但其實想根本沒有用,行動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你只會一味的羨慕、嫉妒別人的話,就永遠只會是思想上的巨人,因為當你花時間嘆氣時,別人可能多背了兩遍台詞、多練了一首歌、多學了一支舞,離目標越來越遠也是理所當然的。或許面對挫折和失去該怎麼站起來,根本沒什麼訣竅,就像楊懿軒在自己的專頁自介欄中寫下「所有設下的邊界,都是為了跨越,願做一個不後悔的人。」選擇自己所愛,把握每一個機會,努力地追上、克服,才是避免遺憾的最好方法。


更多 JUKSY 專訪:
如果不演戲會怎樣?邱澤:「我好像也做不了別的事!」温貞菱:「我會不知道怎麼與人相處⋯」


 當你夠喜歡一件事時⋯ 

睦媄這個名字或許對部分人來說仍有點陌生,但你肯定看過她好幾次。她曾與盧廣仲在〈愛情怎麼了嗎?〉MV 中畫老妝,扮演從年輕扶持到老的情侶;在電視劇《用九柑仔店》中飾演癡情女子阿秀,今年她更在 Netflix 影集《誰是被害者》中客串女警,再到田馥甄〈懸日〉MV 中的孕婦,不曉得曾經嘗試過許多角色的睦媄,對哪一個最印象深刻?她說:「每個機會對我來說都很特別,真的很難選出其中一個。不過我倒是在這次拍攝《破處》時,發生了一件很有趣的事。還記得開拍的第一天導演就給了我跟懿軒拍床戲的大驚喜,當然事先做了很多溝通,大家也都很專業地在保護我們,但搞笑的是,我最印象深刻的卻是一旁的攝影師,你看我們在螢幕上很激動、天旋地轉的,其實都依賴攝影師手持靈活的拍攝,才能得來如此細節、自然的效果,實在太專業了。」



雖然楊懿軒不是科班出生,但就讀美術系的他,絕對稱得上是個名符其實的藝術家,「我覺得藝術這塊太大了,很難抽開來說表演歸表演、美術歸美術,它們其實都是藝術的一部分。」現在又多了演員的角色,之後還會想回歸老本行嗎?他說:「當然以後有機會還是會想繼續做展覽啊!我其實沒有很設限自己要成為怎樣的人,而且我求知慾蠻高的,興趣也很多,喜歡一件事的時候我就會很認真的研究,把那些變得不只是興趣而已,像我也很喜歡攝影,之前大學時剛好學校有資源,我就會去洗底片,甚至之前拍《破處》時,製片還開玩笑跟我說『還是你直接來做美術』,以後如果有機會應該也會想嘗試看看幕後。」



時間一直在過,年紀一直在長,步入社會後的我們,面對那麼多的不得已,要保持初心又何嘗容易?你還記得自己二十幾歲時的眼睛嗎?雖然對未來充滿迷茫,但卻什麼都願意,猶如楊懿軒和睦媄攜帶著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姿態,就算剛起步也從不畏懼,因為他們知道只要誠實地面對內心的渴望,認真投入就會喜歡,而當你夠喜歡一件事的時候,任何事都會變得有趣,當你夠喜歡一件事的時候,全宇宙都會來幫你。青春超展開?Why Not?


更多 JUKSY 專訪:
「帥本身就不該刻意!」周湯豪:「真正的帥,是藉由影響力,去做你認為對的事情。」



後記:

睦媄像個直線條的傻大姐,楊懿軒則顯得細膩許多,不過卻都能從他們的眼睛裡發現那閃爍著的熱情,帶給周遭人們強大且巨大的安定感,或許他們可能有點不適合「要多努力才能看起來毫不費力」這句話,因為從楊懿軒和睦媄的身上總能看到努力的痕跡,無論對待任何事、任何時刻都用盡自己最大的力氣,不像說沒讀書卻考一百分的同學,而是大聲說出我昨天熬夜,就算今天考零分也就認了的那種率性,這種人格特質應該是與生俱來的吧。我知道那股確信是從何而來的了。就算這世界有多險惡,有多少猛獸準備撕咬獵物,天氣預報算準了馬上就會有傾盆大雨,但他們仍然不懂放棄,因為只要有 1% 被看見的機率,只要有 1 秒能夠表演的機會,他們也會萬分投入地去嘗試、去好奇,就像這段話:「做任何事都要全力以赴,工作的時候就認真工作,笑就用力笑,吃飯的時候,把它當作最後一餐地去享受。」楊懿軒和睦媄對於眾人口中所謂弱肉強食的社會來說,仍稍嫌青澀,但一不小心摔了個四腳朝天,又怎樣?我們都不必成為別人心目中最完美的版本,儘管毫無保留地喜歡自己的全部,就可以了。


Editor / Text _ Edna

Photograph / Design _ 鑾



本站圖片部分取自於網路,若有侵犯版權煩請即刻告知。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