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scilla 恭喜你成為會員

JUKSY與你一起玩出不凡

專訪 / 「無論成果如何,至少沒遺憾。」認真起來的異鄉人:「當你專注做好一件事,人家就會覺得你很酷!」
  • 專訪
  • 異鄉人

專訪 / 「無論成果如何,至少沒遺憾。」認真起來的異鄉人:「當你專注做好一件事,人家就會覺得你很酷!」

幾年前,這個帶著粗框眼鏡的年輕人,在樸素的小套房裡,靠著一則又一則生動的笑話影片闖出名號,他是異鄉人,今天不 Tell me a joke,面對音樂,他比誰都認真。


SOURCE:異鄉人 Outlander@YouTube


聽過異鄉人的新歌〈異鄉情願〉,就能感受到他的野心勃勃,從歌曲編排、歌聲唱法、MV 視覺到造型風格,都和以前那個傾盡全力想讓大家笑場的 YouTuber 歌手判若兩人,甚至有點⋯帥? 



要這樣帥,可一點都不容易,畢竟根深蒂固的搞笑形象太過深刻,加上是個半路出家的音樂菜鳥,讓他光是「要做出什麼歌?」這件事,就在腦袋裡轉了八百萬個圈。其實一開始他還真的想拿 Tell me a joke 這個廣為人知的主題作為歌曲元素,但要成功追夢,首先得先認識自己,一段曾經討厭講笑話的過往,讓他改變了方向,〈異鄉情願〉於焉而生。


「從本身經驗出發,才是貼近我風格的東西。」


「這首歌寫的是我以前單戀的經驗,剛好也很少人寫過,反而可能變成我個人的特色,我以前也很想成為像蛋堡一樣的人,能寫出很深刻的歌詞,可是後來就發現,那不是我啊,我又沒有他們那些生活經歷,我為什麼要寫出一個不是我的東西?你可以去模仿,可以去擷取,有模仿才會有開始,可是要怎麼延伸發展成自己的內容、怎麼去混合在一起?這個比較重要。」


▶︎延伸閱讀:專訪 / 「硬用別人的樣子做 hiphop,這件事本身就不 hiphop 了。」蛋堡:「台灣的優勢,在於自由。」



特地花時間學唱歌、砸大錢拍 MV,連歌曲主軸都精心設計,比起擅長的跳舞、搞笑拍片或主持,音樂其實是異鄉人最不熟悉的領域,但也因此讓現階段的他更有興趣想嘗試與了解,想知道自己如果認真起來,到底能進步到哪種程度?


「算是一種自我精進吧,所以我不會想把標準放在一般人身上,而是想其它真的很專業的音樂人比,當然我知道那段路還很長,可是只有把自己的標準放到那種程度,如果真的靠近一點了,會比較有成就感。什麼事情都需要經過淬煉的,你要給自己成長空間,沒有人一開始丟出的東西就都是好的,一定要經過練習,越聽越多,端出來的東西就會更好,」


要拋下過往累積的成績,打掉重練,直接踏入一個陌生的領域,而且直接越級挑戰怪物超多的音樂圈,鄉人啊,你哪來的勇氣?


「我這兩年常常會自我懷疑,大家看我的樣子很多,YouTuber、舞者、唱歌、主持,但我好像沒有一個定向,我一直在掙扎到底什麼才是我最想做的?直到去年底我才領悟到,我現在真的很想在音樂上有一番作為,讓人家知道我不是像以前一樣只會搞笑做一首半成品,而是真的有深化自己的內容。」



「我現在真的想認真做音樂了。」


「追求夢想之前,你要知道你想追求什麼,如果你不清楚自己是什麼樣的人、什麼樣的狀態,你抓的東西都是很浮的,抓不穩,因為你會變來變去,你會覺得,咦到底是這好還是那個好?我以前就是這樣,什麼都想要一點。」


選擇用音樂作為重新介紹自己的起點,因為這件事讓他找回了自信,原來自己也能做出這種,連自己都覺得驚艷的東西。


「我從以前就是一個很懶的人,你要我完成一個東西其實很困難,所以當我完成〈異鄉情願〉這首歌的時候,更多的成就感是來自於:『哇!我終於沒有在耍廢了。』只要我對的起自己,做音樂的滿足感達到的時候,就是開心。」


▶︎延伸閱讀:獨家專訪 / 「中二到一個極致,就會變帥了!」ØZI、米奇、剃刀夥同 AGE 團隊,親自揭秘〈FREE FALL〉MV 幕後製作秘辛!




用 MV 塑造新的異鄉人:一個熱愛次文化的冷冽酷哥!


〈異鄉情願〉MV 全程用底片拍攝,原本甚至打算到紐約取景,礙於疫情只好作罷,但也特地找了紐約的監製跨國連線,用場景、服裝、色調、舞蹈精準打造出 90 年代的日本元素,全為了更貼近想像中的復古寫實感。


「很多大公司安排的線上藝人,他們的形象、塑造出來的音樂都有一套固定的市場模式,不可否認的確有成功的地方,但當一切被定型的時候,就很難看到風格更鮮明的東西,就算是小情小愛的歌曲,在影像上或是找到的資源應該是更廣,而不是侷限在某個固定的拍攝風格。」


影像是最直接能呈現態度與形象的媒介,YouTuber 出身的他比誰都懂這道理,比起之前的音樂作品呈現的清新陽光,這次的 MV 確實充滿實驗性,他想用這樣的方式,正式介紹真正的他出場:一位熱愛次文化、色彩冷冽的酷哥。


「我一直在找尋一種感覺,那種一看到某種風格就會想到異鄉人的感覺,可能我某種程度上,潛意識其實是想要貼近次文化一點,想要更酷一點。我以前的形象比較清新、乾淨、陽光,但那個不見得是我最想要的。當然這樣的轉變還是會有一些可惜的地方,可能沒那麼多時間跳舞或拍搞笑影片,但每個人在生命當中都有不同的階段,你沒辦法一直堅持一定要維持怎樣的狀態才能讓大家喜歡你,這樣太辛苦了。」



主導自己真正想做的事,無論結果如何都沒有遺憾!


要當個追夢人可不容易,但他不後悔,只要能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怎樣都穩賺不賠。聊到這,我忽然發現〈異鄉情願〉這首歌說的不只是愛情觀,還是他那股充滿傻勁的人生觀。


「大家都罵我白痴,怎麼一首歌花這麼多錢,但在歌曲推出之前,我就很確定這是我心裡面最想要呈現出來的東西,無論最後評價如何,我都不會有遺憾。當個一廂情願的人的好處,就是堅持,如果你能夠先不論這件事情的好壞,一直堅持做到最好,做到極致,像日本職人精神那樣,專注在一項東西上,盡可能淋漓盡致做到最好,人家就會覺得你很酷,這就是我想追求的。」


「以前大部分作品不都難免需要一些市場取向,現在我有機會為自己在音樂上作主,可以了解自己到底想做什麼,錢也是我出,東西也是我作,如果這樣還有遺憾的話,那就是我自己的問題,不是別人的問題了,所以我很滿足,可以自己掌握很多事情,當然會比較辛苦,因為沒有以前那麼多資源,但現在的我,更踏實。」



「講笑話好累,不想再做了。」


前面說過,異鄉人曾經有一段時間非常排斥講笑話,因為罹患了憂鬱症,讓他對許多事都提不起興趣,更別說是拍影片了,但不拍影片就賺不了錢⋯都是這樣的,當純粹興趣與負面壓力沾上了邊,往往會不小心失衡,然後開始疑惑,自己對這件事的喜愛真的有強大到能負擔這些附加的不快樂嗎?


「我沒有在休息與創作間找到一個好的平衡,私底下覺得精疲力盡,加上當時也忽然很多工作接踵而來,像是金音獎主持,或是跟很多藝人合作饒舌大宇宙,那都不是我準備好的狀態,有種趕鴨子上架的感覺,很壓縮,我的音樂實力根本沒到那個狀態,卻要不斷寫歌逼自己進步,我的心還沒有準備好,覺得很疲乏,講笑話這件事更是覺得好累喔,我不想再去做了,但我又不能不繼續拍,因為它某程度是我的工作⋯」


把興趣當工作,最後可能會為了賺錢這個目的得去應付你的興趣,倒不如純粹選一個你想認真且心甘情願付出精神與勞力去做的事情,雖然賺的錢變少了,但壓力也減輕不少,也得到了有錢也買不到的:快樂與踏實。


「當你一直勉強自己做很多,你根本沒辦法再有力氣用快樂的心態去做這件事的時候,其實別人從你作品中也能看得出來,那我幹嘛要做一個自我衝突而且還會被看出來的事情?雖然現在我因為專心做音樂,影片少拍了很多,業配變比較少,但我不害怕,起碼我很認真的在做我喜歡的事情,工作這件事還是就把它轉變成它不是工作,而是我認真在做、也是我喜歡的事情就好了。」


▶︎延伸閱讀:封面人物 / 現在年輕人到底關注什麼?金曲獎黑馬黃宣:「我們最在乎的是頭髮的顏色!」



在這個小房間,完成了自我成長與追夢階段。


看過異鄉人影片的人,一定對這個空間似曾相識,他在這個不到三坪的小房間裡,創作出許多讓你我在電腦前笑出聲的影片,空間雖小五臟俱全,有拍影片、錄音樂的專業設備,也有洗滌心靈的小陽台。


「我的心境從負面焦慮,轉換到變得比較自在,都是在這個房間裡,〈異鄉情願〉也是在這裡寫出來的,我的自我成長跟追夢的階段,都在這個房間裡。我其實一直都是在這個房間跟自己對話,花很長時間尋找自己,去思考自己為什麼變成一個話很少很難聊的人?長大之後我變很多,從以前嘻嘻哈哈的狀態,到現在在社交場合講話之前我都會想一下這些話講出來合不合適?變得很謹慎小心,可是我後來也了解到,這是因為我圈子變太大了,這麼多不是我原本熟悉的環境,我也沒辦法很快進入到社交的狀態,這就只是一個社會化的過程,我也是到後期才理出這個道理。」




真的喜歡一個人,也要接受他所有的面向,好的壞的。


因為從小生長環境,造就異鄉人奔放不受拘束的個性,也養成了渾然天成的表演慾,雖然隨著年紀與經歷的增長,個性有些改變,但對他來說,不管是講笑話還是做音樂,只要能帶給別人快樂與療癒,得到的成就感都是一樣的。


「帶歡笑給別人,自己也得到滿足,是很棒的事情,但我希望大家明白一件事,帶歡笑給別人的人,他的生活一定也有很多面向,如果你真的很喜歡這個人,那你也要多認識他的其他面向。如果你真心喜歡一個偶像或網紅帶給你的快樂,那你不只是要看到他好的一面,也要看到他不好的一面,因為他不好的一面,也有值得讓你有共鳴的地方,可以從他的經驗去學習,所以我常在影片上講說,大家不要認為我是一個沒有負面情緒的人,其實我也犯過很多錯,我也希望跟大家提醒,不要只看到我好的一面,可以綜合我好的跟不好的面向,再去喜歡我,我會更開心。」


▶︎延伸閱讀:專訪/「誰說只有去夜店才能聽電音?」專訪 G5SH+呂士軒:「管你嘻哈還是電音,做音樂最重要的是⋯」



比起讚數,更有意義的是「互動的品質」。


「我回想我一開始創粉專拍影片的時候,頂多也才幾十個讚就很滿足,因為是那個分享的過程讓我覺得有趣,可是為什麼到了現在,就會容易迷失在讚數或點閱裡?」


現在全力做音樂的異鄉人,心態上也慢慢跳脫 YouTuber 的思維,音樂純粹就是療癒人心為目的,比起表面上的流量或讚數,他更在乎的,是聽他音樂的人,有沒有紮實地接收到他想傳遞的概念?


「後來想想那不重要,重點是分享跟接受的觀眾,你跟他們的互動是怎樣,哪怕是只有十則留言,你也想跟他們互動,這不就是社群最原本的本質嗎?讓大家能在這邊群聚,有很好的互動品質。」


▶︎延伸閱讀:「流量不能決定一首歌的成敗!」專訪天才新人莫宰羊:「如果得獎了,我會在台上說...」



最後,身為即將轉行的初代 YouTuber,異鄉人有些建議想給大家。


「在這社群跟資訊量快速的階段,你聽到的音樂或接收到的訊息可能一直在變化,你這時候相信的東西,可能下一刻又會被打破,每個人都要一直準備好接受改變的狀態,也要好好審視接受到的每一個資訊,現代人最重要的就是審視這些媒體,去能夠分辨,不要一昧的想要往哪個方向走,就覺得那是真理,要培養足夠強大的自我意識。」



後記:

大學時,我跟異鄉人是同為熱舞社的同學,那時的他所到之處總能成功帶動氣氛,加上天生的律動感與幽默感,讓他渾身都是感染力,很難不注意到他。後來在網路上看到了朋友都在轉發的講笑話影片,才發現當時那位劉同學還是一樣讓人目不轉睛,對我而言,其實異鄉人一直都沒有變,他喜歡表演,也擅長表演,同時身懷多項才能的人類,總是會被質疑樣樣不夠精通,但那只是其他人不敢面對這世界上就是有這麼全才的人罷了,他們不是天才,而是有一種不服輸的任性,對喜歡的事情特別執著,執著到外人可能覺得他們有點笨,就像他歌裡唱的:「我不像他們光說不做,任由他們嘲笑打擊自我,我追妳追到埃及騎駱駝,禱告 oh yes lord,異鄉情願就是我。」創作人總難免面臨一個共同的難題,那就是作品得被攤在陽光下,讓各種不同成長環境與不同審美觀的大眾所評論、被每個人主觀審視,以至於很難判定自己究竟成功了沒?套用異鄉人的話,自己得吸收的更多,才能有資格當自己的評審、當自己的觀眾,只要無愧於自己,就是成功了。就是這樣的笨,也讓他間接成了最聰明的那一個。


Editor _ Nancy

Photograph & Design_ 鑾



本站圖片部分取自於網路,若有侵犯版權煩請即刻告知。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