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托邦好糟糕?反烏托邦意識興起來自這四部小說?

本文由《編劇人生》提供 原文連結
編劇人生
By 編劇人生 Sep 15, 2015 in 影視
烏托邦──是一座樂園,它適合所有人來居住,這裡沒有任何擔憂與疑慮,你能夠在這裡找到質樸的幸福,以及純粹的美好,沒有紛爭與戰爭、沒有暴動與謾罵,只有恬靜及和諧、只有安詳及歡笑。陶淵明地『桃花源記』及柏拉圖的『理想國』皆是烏托邦的的原形,他門皆敘述了人類的理想寫照。


而烏托邦及反烏托邦皆來自希臘文,而反烏托邦地希臘乃指:壞的、不好的。再來於1818年,英國哲學家、法學家和社會改革家傑里米·邊沁使用了cacotopia(最糟政府所在的假想之地)這個詞,根據牛津英語詞典的記載,已知最早使用反烏托邦一詞,是英國哲學家、經濟學家約翰·斯圖爾特·密爾於1868年在英國下議院前的演講。密爾指責了政府的愛爾蘭土地政策:「稱其政策爲烏托邦式,可能太過褒揚,它們更應被稱作反烏托邦式(dys-topians, or caco-topians)。通常稱之爲烏托邦式的,便指出某些太過美好而難以實現事情,但它們則顯得更傾向於太過糟糕而不可行。


因此,烏托邦本身並不糟糕,糟糕的是政府、主權、經濟體系締造看似非常美好地社會表態,進而控制自由及權利。所以反烏托我們可以快速地解釋成:扭曲理想,控制大局。而反烏托邦的重要文學著作乃英國赫胥黎著作的『美麗新世界』英國喬治·歐威爾『動物農莊』和『一九八四』,以及俄國葉夫根尼·薩米爾欽的『我們』


這些小說皆具有重要的文學地位,也是因為上述四部才促生『飢餓遊戲』系列作『移動迷宮』系列作『叛亂者』系列作及『記憶傳承人:極樂謊言』


美麗新世界
書中指出非常華美的外表與科技,但其文化層次不斷倒退,並設置野蠻人來到新世界的反差,讓我們看見跨越書目與文字的想像,赫胥黎假設讀者進入世界後的各種衝擊與違和,使我們能以野蠻人感受文字,並進一歩地反思我們所處之處。


動物莊園
這一部極富獨樹地想像,喬治‧歐威爾利用豬來代表為遭受迫害的人類,因得知將遭受人類剝削,而展開革命,革命成功後建立動物農莊,豬完成了當家作主心願。不久後,領導革命的豬發身分裂,宣布一頭豬為敵人,而獲取領導權的豬擁有越來越大的權力及優厚的待遇,開始剝削其它動物,成為像人類一樣的剝削者。


一九八四
這是一部政治寓言,章節中皆會有一句驚心動魄,其中相當知名的:「誰控制過去就控制未來,誰控制現在就控制過去。」並以「老大哥鄭看著你」切入,更是一部令人驚嘆的喬治‧歐威爾著作。


我們
『我們』是一部日記體反烏托邦諷刺小說,一般被認為是這類小說的始祖。小說強調了現代工業社會極權主義和形式主義的因素,且構造了一個把自由意志作為不幸福之根源的社會,公民的生活都必須受制於精密的數字。


偉大作品可以影響電影,經典的電影可以影響人類,於此也讓人好奇,在電影如此高產的時代,到底是我們被電影控制還電影控制我們?這個問題無法在短時間獲得解答,但經典的文學與電影都能給我們線索,幫助現行的電影世代思考的這項難題。

RECOMMENDED
專屬推薦

RELATED
延伸閱讀

本文章來自合作網站/作家,如有任何問題,本站將會儘快下架及告知原作者。
資料來源
COP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