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玩到趴:惡搞經典、經典惡搞

本文由《編劇人生》提供 原文連結
編劇人生
By 編劇人生 Sep 17, 2015 in 影視
家庭喜劇,至今一直都處於相當彈性的地位,依據市場的變動,家庭喜劇也會隨著需求增加或減少。每逢長假到來,電影公司便鎖定對應的假期推出家庭喜劇,讓每一戶家庭於出發旅遊前或回到住所後,能銜接短期地空檔。例如:假期總共有十天,旅遊天數大約七天,因此三天的空白便可由電影彌補,此時觀賞一部闔家觀賞喜劇,的確非常符合市場需求。

《全家玩到趴》雖以家庭為核心,但觀眾群則鎖定在成年觀眾群,不適合一家共同買票進電影院觀賞的喜劇。其中涉及一定程度的成人議題,舉凡:暴力、血腥、性別,對於12歲以下孩童皆乃不適宜的情節,畢竟是《瘋狂假期》的第七部系列作,劇情架構仍然著重在家庭與溫馨。

首部《瘋狂假期》的編劇約翰‧休斯擅長創作家庭喜劇,對人物的描寫細膩並能反映社會現象《小鬼當家》系列作就是一項鮮明的範例。所以《瘋狂假期》的呈現將不像《全家玩到趴》般地沒有極限,因不針對全年齡層,讓共同編導約翰·戴利利與喬納森·M·戈爾茨坦發揮已往的風格來呈現《瘋狂假期》透過大量脫序地劇情,製作了第七步系列作。

羅斯提(艾德·赫姆斯飾)致力給家人一趟旅行,從中拉進家人的距離,並挽救瀕臨失敗的婚姻,因此策劃公路之旅,帶領家人長途跋涉地前往他喜愛的主題樂園。在角色的設定就可以發現兩位編劇的巧思,羅斯提是一位機師,專門飛行美國境內的短程航班。

這是一項有趣地驚喜,因為家庭喜劇的角色通常不具有較高社會地位的職業,雖不是律師醫生,但機師絕不亞兩者。並且,角色的設定訴求平易近人,因此主角可能是漢堡店員工、賣場的銷售人員此類社會地位相較不高的職業,將羅斯提設定為一名機師,較難想像他會作出的脫序行為,但故事仍然保持了脫序並將其昇華為:惡搞。

家中的那對兄弟是另一更惡搞的設定,弟弟欺負哥哥,哥哥略帶自閉,腔調也不像家人們所說的美式腔調,則是偏向英式發音的澳洲或加拿大。遇見理想情人時表現的不確定,不確定自己是兄是弟,倒是給予我們另一種提示:羅斯提一家只養育一子,因為婚姻問題暫停了生育計畫,所以透過領養或寄養來解決獨子問題,因此不僅腔調不同、輩份的疑慮,皆乃暗示。

雖然這項邏輯不太有力,但是惡搞喜劇的本質就是要突顯極其有趣的設定與過程,所以劇本的編寫只有一項原則──就是沒有原則,再加上多數喜劇會使用的公路之旅,能夠使用的惡搞橋段將會不受任何限制,劇本只需要符合美國的風俗、民情、文化,乍聽似乎相當受限,但《全家玩到趴》則利用了以下橋段來表達惡搞沒有極限。

旅程中,羅斯提一家前往泛舟,泛舟的教練乃主演《老闆不是人》系列作的查理·戴。教練是一位熱情又喜歡黑色幽默並即將邁入婚姻的白人,黑色幽默已嚇壞了羅斯提一家,看似一切沒有問題,準備泛舟的時刻,一通電話讓他即將舉行的婚禮變成葬禮,他仰天長嘯的絕望嚎啕,我們可以聽到:

她的手在我眼前,我從天鵝絨拿出閃耀地婚約,接下她的笑容
餘生交給我來帶妳歡度,預想妳被潔白婚紗包裹,妳的容顏宛若陽光綠草──相繼雋永
然而妳的信息卻讓我───────────────────泛舟吧!
讓船槳代替我的雙手、讓扁舟成為我的雙腳,河水地湍汲領我航向寂寥地黑色

橋段中的配樂使用哈利·尼爾森的《Without You》沒有任何音效與對白,羅斯提一家發現他尋短,紛紛跳船,他獨自航向瀑布。這項橋段不僅惡搞了經典歌曲,也成為《全家玩到趴》的經典惡搞。

《全家玩到趴》的公路之旅反映了美國家庭的旅遊習慣,也反映美國婚姻的常態,電影最後給予我們非常圓滿的結束,旅程確實讓家庭更緊密,雖然戴利與戈爾茨坦惡搞了溫馨喜劇,但最後依舊回歸了溫馨,同時已惡搞完成了《瘋狂假期》第七部系列作。

RECOMMENDED
專屬推薦

RELATED
延伸閱讀

本文章來自合作網站/作家,如有任何問題,本站將會儘快下架及告知原作者。
資料來源
COP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