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ve Haworth:我是一個把人改造成魔鬼的整容師

本文由《ChokStick》提供 原文連結
ChokStick
By ChokStick Oct 08, 2015 in 話題


他們只是喜歡變變模樣,不是自殘也並不非主流,透露出來的是個人愛好。


他手下的矽膠從來不往胸裡面塞


我們介紹過「身體改造界」的一些神人,割鼻的紅骷髏造型還歷歷在目,打孔狂人的年輕人也是陰影猶存,正如 7 哥所說,身體改造界裡的大神各個都是技藝超群的瘋子。


這次給大家帶來的是「皮下植入」,可以理解成是一種往身體裡藏珠寶的美國地下文化。發明出皮下植入這個藝術形態的的瘋子就是這位 Steve Haworth,人稱「皮下植入」之父。他將特殊造型的 3 D 矽膠或合成樹脂物件埋到身體改造者的皮膚下,讓他們的身體自我修復。設計款式更是層出不窮,比如獨角獸和多角惡魔,鋼鐵俠的胸口,小星星、皇冠、骷髏頭,如果你是香蕉的忠實粉絲,也可以跟 Haworth 哥提出要求,他會為你定製一款大小適合的。


Steve Haworth 從小就喜歡看科幻片,並幻想著自己可以做些好玩的試驗。有個當工程師並開了製造工廠的父親,近水樓台,常能搞科研。他曾經在臉上搞了一道疤痕,彷彿被老虎爪抓了一下又活過來。

時隔多年,大師臉上的疤痕依舊隱約可見

發明了皮下植入這玩意之後,Haworth 不滿足於現成的珠寶植入,於是開始自己設計和製作獨特的矽膠植入物,稱得上是全球領先的製造商。

他在自己的手指尖底下弄了一塊小小的磁石,於是能表演吸附金屬物件的絕技,偶爾耍耍金屬球、或者輕鬆的撿銀針。

Haworth 幫女友在鎖骨地下弄了個會發光的裝置,這停電了還能充當應急燈呢。




他的創作都很有代表性,比如他自己這個金屬龐克頭 Metal Mohawk,完成之後就引來千萬的年輕人模仿。

貓人(Cat Man)Dennis Avner 的身體改造就出自Haworth 之手,那個扁鼻子和釘子鬍鬚多麼深入人心啊。



我們先來說說一下 Steve Haworth


Steve Haworth 是美國著名的身體改造藝術家,自從 1994 年創造了經皮和皮下植入的改造技術,不少不滿意「自己模樣」的美國地下年輕人都來找他改造,但那基本上只在美國地下文化中流行。我們輕輕地試探了一下,原來這是因為大師一直都沒有拿到相關的執照。用肚臍想也知道,要是這件事讓政府批准合法化了,估計我們身邊要佈滿各類奇特模樣的人了。



直到有一次,一位紐西蘭女孩找他在手腕上植入了手鐲造型,他靈機一動接受了挑戰,皮下植入這件事才傳出美國並且浮出水面,那次也是 Steve Haworth 第一次公開這個秘密。其實,他還在 1999 年奪得了吉尼斯紀錄「最高級身體改造藝術家」的稱號,運用各種新材料和技巧實現他的先鋒想法,使他的名字在身體改造界響叮噹。


Steve Haworth 橫跨了在藝術界和科技界,分不清他到底哪樣更厲害,反正他在身體改造屆是德高望重的,他很有原則,一般不接受身體改造菜鳥的植入要求,因為他們可能完全沒意識到那樣做所會導致的一系列問題。


他也會拒絕那些輕率想要皮下植入的年輕人,因為他不想輕易毀掉一個人的正常生活。

他不認為分舌和額頭長角這樣的造型會成為主流,但他說現在已經大概有10000 個人加入了「植入人」的行列,而全世界大概有 30 個身體改造藝術家。

Tim Cannon 是一名客人,他兩年前就請來 Steve Haworth 在他左手臂的皮下植入了一個打火機大小的藍牙晶片,能透過體溫並通過藍牙傳輸到 Android 設備上。晶片由一個盒子密封,裡面還加入了無線充電的電池。真的是玩命的!

Steve Haworth 幫德國年輕人 Jonah Wagner,用一塊十字型矽膠植入物將他女朋友珍藏的一塊青金石玉環裹了起來,足足研究了兩年才搞定了。後來 Jonah 在德國找來幾個夥伴幫忙植入到手背上,那樣 Jonah 就永遠不會弄丟那麼珍貴的定情信物了。最後還讓青金石的主人、她女朋友親手縫合,真愛啊真愛!(這組植入的過程圖,剛吃完飯的忍住別噴!)


這一個個的個性個體在這裡找到了自我認同


連美國導演 Larry Silverman 都忍不住給 Steve Haworth 拍了一部紀錄片《穿皮入肉》(Flesh & Blood),Steve Haworth 也坦蕩盪地全程真實公開了他超高的身體改造技藝,除了穿釘、鉤皮、割唇,當然少不了皮下植入,我們在片中可以看到 Haworth 幫客人刺肉穿皮的過程。



來找 Haworth 操刀的人都不是「小兒科」,比如有人想變成貓樣,Haworth 就把他的上唇和人中切開再鑲上尖牙,有人不要頭髮要尖角,Haworth 就幫他穿破頭皮植入鋼釘;甚至有人享受以鋼鉤穿著皮膚吊在半空的劇痛快感… 他們親身解說如何通過改造自己的血肉而越痛越開心、越穿越上癮,如何透過塑造自己的肉體建立自我身份認同。






這一群痛卻快樂著的年輕人


一般來說,Steve Haworth 會先往他們的皮膚底下植入一個小一些的植入物,一般是矽膠,用來把表皮撐開。然後取出來換成大一些的,如此重複操作直到達到預設的尺寸。


如果太心急,植入物突然增大太多,對皮膚太刺激了會有危險。所以每處植入都要等上一年甚至更久才能最終成型,期間還要保證它們沒有額外浮腫。




手術過程原則上是要麻醉的,最痛莫過於麻醉劑藥效過後那一刻,但 Steve Haworth 大師是不用麻藥直接來的,都說了大師沒拿牌照因為他也不是醫生,沒有打麻藥的資質。但就是這種痛樂感,讓那些熱衷於身體改造的年輕人們深深滴愛上了 Steve Haworth 和人體改造。


他是「身體改造界」大神 Russ Foxx,就是之前介紹過幫 Matthew Menczyk 全身穿針破了世界紀錄那位,經他手操刀的身體改造多不勝數,而他本尊也在頭頂搞了幾個犄角,仔細看他整個頭部都刻上了神秘路線圖。


植入還分「經皮植入」和「皮下植入」的,這位名為 Iguana Mike 的光頭大叔就兩種植入都擁有了,搭地鐵的時候千萬別惹他!





 人體改造界的三位大神:Steve Haworth,Russ Foxx,Samppa Von Cyborg

RECOMMENDED
專屬推薦

RELATED
延伸閱讀

本文章來自合作網站/作家,如有任何問題,本站將會儘快下架及告知原作者。
資料來源
COP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