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霓虹惡魔》躍升坎城最大爭議片  拍攝 5 大手法揭秘「姦屍、雜交」駭人元素

JUKSY編輯部
By JUKSY編輯部 Jul 24, 2016 in 影視

今年坎城影展爭議大作《霓虹惡魔》期待度不斷上升,因為劇情內謀殺、食人、姦屍、同性雜交等等駭人聽聞的元素,引發許多影評及觀眾的不安與議論。曾以《落日車神》拿下坎城最佳導演獎的尼可拉斯溫丁黑芬(Nicolas Winding Refn),這回首次執導悚恐怖電影,結合時尚的視覺美感與驚悚恐怖元素,成為「史上第一部時尚恐怖電影」。



《霓虹惡魔》首支預告片一釋出,色彩腥紅強烈的畫面與重節拍電子樂讓許多黑芬導演的粉絲大感驚艷,日前黑芬在林肯中心電影學會的座談會上,大方分享這超越類別的限制、探索嶄新風格的 5 大電影拍攝手法。


1. 武裝你的弱點,使之成為己身特色


很難想像一個成功的導演居然天生色盲,黑芬非但沒有因此受阻,色盲更成為他摸索獨特風格的立足點。黑芬電影色彩鮮明高度對比的視覺效果,張揚幻想與狂野的氣息,特別是他慣用的猩紅色,往往能為作品敷上危險撩人的魅力。


2. 設想每部電影都有可能是你的遺作


黑芬自述,他把每次拍攝過程視作拍攝遺作,在乎的是感覺而非邏輯性。即便無法捕捉清晰意涵,觀眾卻常常被他電影中的坦率真誠所感動。《霓虹惡魔》的靈感是來自有一天黑芬醒來後看見美麗的妻子,但她卻認為自己不是一個「美」的人。因此也激發他探究美是什麼?美人是什麼感受?美將會在社會扮演怎樣的地位?從那一刻起「美」成為他魂牽夢縈的課題。

 

3. 向自己的童年取材


黑芬雖生於丹麥,但他生長於 1980 年代的曼哈頓,他形容那時的這個城市既腐敗又美麗,而且充滿了許多次文化,也因為他的父母是藝術創作的嬉皮,所以生活中性愛與毒品是再平凡不過的事物,儘管他自稱自己是派對動物,但他從來沒有耽溺於此,反而讓他成為整個狀態下的旁觀者。他表示霓虹燈讓他回憶起年少時的紐約,它有種復古且科幻的感覺。

 


4. 接受科技革命


黑芬表示自己很喜歡數位科技,因為科技所提供的是一個重現真實的平台,既然我們生活在全新的時代,那麼擁抱科技革命所帶來的變遷是必然且正確的作法。

 

5. 竊取每個人的想法


黑芬直言不諱表示:「如果有任何人告訴你,他沒有使用任何人的想法,他絕對是在說謊。」問到他收藏的特別偏好時,他提到為了這次《霓虹惡魔》的拍攝,他以 1967 年討論美、毒品和墮落的電影《風月泣殘紅》(Valley of the Dolls)給艾兒芬妮參考,希望她能將這部影片內化成她在《霓虹惡魔》裡面演繹的靈感來源。


▼《霓虹惡魔》時尚驚悚預告。


作品奔放狂野,本身也在名流社會優游自在的黑芬,事實上過著相當自律的生活。尼可拉斯黑芬也分享了他的夜間作息:「我會待在家中,滴酒不沾。我的妻子會在晚上九點半就寢,留我一個人好幾個小時的獨處,我會到處走走或看看新聞。夜晚是我靈感來源。」

RECOMMENDED
專屬推薦

RELATED
延伸閱讀

POPULAR
熱門文章

本站圖片部分取自於網路,若有侵犯版權煩請即刻告知。
資料來源
COP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