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scilla 恭喜你成為會員

JUKSY與你一起玩出不凡

  • JANET
  • 謝怡芬

陽光開朗的她也曾陷入情緒低潮!跟著 Janet 探索真愛、勇氣、旅行的勵志之路


可以向我們爆一個有關 George 的料嗎?像是小祕密或是特的小習慣之類的。


「George 的小習慣很多,他擠牙膏的時候,總是會把整條牙膏擠得亂七八糟,這實在是一個很奇怪的小習慣。」Janet 淘氣地說道。



「不再是一個人」的感覺,是從哪個剎那開始?


「我覺得是從跟 George 在一起的時候開始的,老實說從在一起、結婚到現在,我們的距離其實是越來越遠的,我們從兩個人都在台灣,我在台灣他在新加坡,到現在我在台灣他在 LA ,我們人跟人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了,但『不再是一個人』的感覺,是從開始喜歡他的瞬間,到知道他也喜歡我的時候,那個感覺就確定了。



從那個瞬間到我確定要跟他在一起一輩子,大概一個月的時間,我就沒有疑問了,就是他了。





當初怎麼會想在南極結婚呢?


「其實我們去南極是因為,我帶他去玩,不然他是不可能想到要去南極結婚的人,但是他去了之後發現他也是做得到的。所以我覺得兩個人不同的話很好,但也要有基本的共同點。


一開始是我以前去過,所以我想要去,我爸媽也想去,然後我邀了 George 一起,又問他要不要找他爸媽也一起去,他就說既然你爸媽和你還有我爸媽和我都去了,那我們就在那裡結婚吧!然後我越想越覺得這個 idea 很不錯耶!



我們都還沒有訂婚只是在亂講而已,他只是開玩笑講講而已所以我就自己查,發現那邊有一個 King George Island,剛好是 George,又是南極唯一一個東正教信仰的島,他家人也是信東正教,我覺得這就是命運吧!我們就是要在 King George 島上結婚。」



下班忙碌後看不到心愛的人在家裡,是否曾有失落的感覺,是怎麼維持遠距離婚姻的呢?


「我跟 George 每一天都會聊天,大部分是用視訊,訊號沒那麼好就傳簡訊或是寫 Mail ,我們一定會連絡到,因為有時差的關係我們不一定會在某一個時間聯繫,所以就是隨時你想打給我如果我可以接的話我就接,我要是沒辦法馬上接,看到你打給我我也會在可以的時候馬上打給你,所以我們的 Schedule 其實滿自由的,我覺得這樣滿好的。



維持著這樣開放一點、自由一點的關係,我覺得這是我們兩人之間溝通的方式,回到家一個人的時候,其實我已經習慣一個人住很久了,所以我不會特別覺得自己很孤單、家裡沒有人,因為你會習慣做你自己的事情,如果想他的時候就打給他。


但也有的時候真的會有特別累,或是感冒、壓力大、心情特別不好的時候,那時候會覺得『想要一個人在家陪我』這不是太常有的情緒,但要是連續三四天都這樣覺得的話,我們就知道,該是時候約個時間見面了,看是他飛過來還是我飛過去。」





經歷了轟烈的戀愛過程,回歸平靜的家庭生活,下一步你和先生 George 有什麼新計畫嗎?


「這本書紀錄了我們從台灣到南極的旅程,這其實是我們真正『在一起』最長的時間,我們第一次一起去做一件事情,一起去南極、一起結婚、一起寫這本書。他接下來想要挑戰來台灣,和我一起宣傳這本書,他中文不太好,所以很害怕,但是我覺得這是個開始,他願意來台灣陪我一段時間,把兩人的工作和生活融合在一起,這次一起寫這本書、一起來宣傳新書,就是他要來真正融入我在台灣工作的一部份。


我相信之後也會有機會讓我加入他在 Hollywood 或新加坡的工作。我希望我們接下來的生活和工作可以在一起,包括以後生小孩。我們兩人都不想要因為小孩而停下工作,我們都希望把家裡的事和工作可以結合,怎麼做還不知道,因為對於生小孩我們兩個都有點害怕,老實說我們有點自私,想要維持現在這樣的生活,加入一個小孩的話,我們的生活就會完全變了,我們還不確定要不要跨過這個挑戰。



以後一起演戲還滿有可能的,我現在的新戲《High 5 制霸青春》George 就有演一個角色,一開始只是剛好要來陪我,製作單位知道他要來的時候就說剛好有個角色很適合他,可以給他演,只要三天就好!那時候真的很開心,我不能說我們演戲的細節,但我們兩人的角色有對手戲。那三天我玩得特別開心,所以我覺得如果我們一起演戲,會很入戲很好玩!」



不是什麼決定都攸關生死:寧可做決定,踏前一步,也不要優柔寡斷,滯步不前。《在世界的盡頭說--我願意》





場地提供:歐駿設計




閱讀全文

本站圖片部分取自於網路,若有侵犯版權煩請即刻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