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邊的曼徹斯特》讓他揚眉吐氣!金球影帝凱西艾佛列克的多舛影帝之路

本文由《BeautiMode》提供 原文連結
BeautiMode
By BeautiMode Jan 13, 2017 in 影視

從影20多年,凱西艾佛列克(Casey Affleck)的聲勢始終不如哥哥班艾佛列克(Ben Affleck)和好友麥特戴蒙(Matt Damon),這次憑著《海邊的曼徹斯特》(Manchester by the Sea)中的精湛表現,讓他先後奪下哥譚獨立電影獎、美國國家評論協會獎、紐約影評人協會獎、亞特蘭大影評人協會獎、華盛頓特區影評人協會獎等36個影帝獎項的肯定,如今又一舉拿下金球獎戲劇類最佳男主角獎,也讓他的影帝獎座累積到第37個。

▼新科金球獎影帝凱西艾佛列克已憑著《海邊的曼徹斯特》拿下37個影帝獎項。(圖/HFPA Photographer)



21年多舛演藝路 機會之門遲遲未開啟
回顧凱西艾佛列克的演藝之路,1995年在葛斯范桑(Gus Van Sant)執導的《妮可基嫚愛的機密》(To Die For)中首度跨足影壇,1997年也曾在哥哥班艾佛列克和好友麥特戴蒙的《心靈捕手》中參與演出,但凱西艾佛列克的聲勢始終不及哥哥和好友,終於到2007年憑著《刺殺傑西》(The Assassination of Jesse James by the Coward Robert Ford)獲得奧斯卡及金球獎最佳男配角雙料入圍後,同年也在哥哥班艾佛列克初次執導的《失蹤人口》(Gone Baby Gone)中擔任男主角,受到媒體不錯的好評,原以為演藝事業將從此漸入佳境的他,豈料依舊苦等不到機會上門來。

凱西艾佛列克說,「人們跟我說情況將會改變,我會得到更多機會,但機會從沒到來,我覺得每當我拍一部電影時,人們會想,『那還不錯,但或許就是他最好的表現了。』我敲了又敲,踹開了門,然後人們說,『現在上百萬個機會都為你開啟。』但其實沒有,我41歲了,我不斷又敲又踹了許多年。」

▼凱西菲尼克斯(右)與妻子莎莫菲尼克斯出席2008年奧斯卡頒獎典禮。

曾經也參與演出《瞞天過海》(Ocean Eleven)系列電影,但凱西艾佛列克在其中飾演的卻是次要角色,「布萊德彼特會在攝影機前,我就是在停機坪另一頭的模糊背景,6小時都在累積撲克籌碼 。」

麥特戴蒙也認為凱西艾佛列克在《刺殺傑西》之後,事業將會改變,「他有好幾年沒有工作,假如你看過邀約他演出的那些電影,我不認為他有錯過任何應該拍而沒拍的電影,但他那段時期一直沒遇到好機會。」

「你有多久會看到一部電影,並愛上它的?」凱西艾佛列克說,「我無法那樣做,很多時候,我淪落到工作只是為了有錢付帳單罷了。我不會說我失去信念了,我只是發現我自己經常處於『就這樣了嗎?』的狀況中。」

▼凱西艾佛列克憑藉《刺殺傑西》入圍奧斯卡最佳男配角獎。

多年來,他一直被拿來與哥哥班艾佛列克比較,凱西艾佛列克也坦言,自己活在盛名的陰影中,他到餐廳用餐時,不會有人認出他來,「我有太多親密好友和家人,他們不但有才華,也非常成功。」他說,「而我之前結婚的對象又正好」—莎莫菲尼克斯Summer Phoenix(他們現已分居,育有二子,分別為12歲和8歲)—「是個超級有才華的女演員,而她的哥哥瓦昆菲尼克斯(Joaquin Phoenix)正好也是無比有才,我哥哥是班,我家跟麥特戴蒙家只隔了一條街,就只是這個小圈子的人都小有成就。」



▼凱西艾佛列克(中)常會被媒體拿來與哥哥班艾佛列克(右)比較。

經常面對外界的比較,他也懂得了自我調適,「當其他人說,『噢,你是某某人的朋友,弟弟或老公。』到最後其實就只是隨意的閒聊,有時候它會讓事情變得更困難,有時候,會讓事情變得更容易,其實有好有壞,我檢視我的事業,與和我一起長大的其他人相比,我覺得我們全都不同。」

「我曾遇過有人說,『我知道你像什麼:你是個波士頓人。』那真是太詭異了,這個對我一無所知的人,認為他們很了解我,就因為我是在這個城市長大的,這對我來說只是個無意義的標籤。波士頓還是有各種不同的人。」

興趣廣泛多才多藝 事業因性騷擾事件蒙上陰影
在美國麻州劍橋成長的凱西艾佛列克,母親是位學校教師,父親則是不斷換工作,從工友到酒保都做過,他在凱西艾佛列克7歲時就離開了家人,「我去讀過一些很糟的內陸城市的公立學校,回想我的童年,感覺很像《蒼蠅王》,我不記得那些大人,我只記得在城市裡漫遊。」他下午的時光總是與班艾佛列克在一起,沒人看管,往往最後都會發生爭吵,「常常在吵,很激烈,就像我小孩現在吵架一樣,毫不留情,武器,什麼都來,東西就在屋裡亂飛。」


8歲時,凱西艾佛列克在街角賣報紙,七年級時他在芬威球場賣東西,直到晚上11點才回家,(「我看了幾百場棒球比賽了。」他說。)之後到了高中,他在上戲劇課時發現自己五音不全,儘管事隔多年,他依舊有這樣的陰影,「我見過《醉鄉民謠》(Inside Llewyn Davis)的柯恩兄弟,當時在我腦海中,閃現了當年高中在音樂老師房間的情景,我知道我不行,但我還是為他們唱了,最後結果就是這樣。」《醉鄉民謠》最後由奧斯卡伊賽克(Oscar Isaac)拿下這個角色。


凱西艾佛列克的興趣相當廣泛,當年原本只想拍攝一部關於電影製作的紀錄片,而與班艾佛列克、麥特戴蒙一起參加了《心靈捕手》的前製會議,最後禁不住班艾佛列克、麥特戴蒙和導演葛斯范桑的苦苦哀求,後來才同意在片中軋上一角。

他最近也完成了幾個劇本,其中包括1973年洋基投手換妻的故事,以及有關到南極比賽的動作片,但這些都尚沒被實際拍攝成電影。「我以前喜歡寫作,但那其實是很孤單的。」而911事件發生之時住在紐約的他,在目賭了911事件之後,便參加了世界貿易中心紀念館的設計,也對他設計的草稿感到相當驕傲。

他也花了好多年的時間試著要創立一個關於未來視野的博物館,甚至還到杜拜提案,設立了董事會,但他表示,最後當地官員卻跳過他自行進行了,「我感到被他們強取豪奪了,但除非你要走上法律途徑,否則你對這一切是無能為力的。」

他也曾開了蔬食速食連鎖餐廳,並為迷路的狗兒發展出了一個iPhone應用程式,「我後來感到乏味了,那太複雜了。」他說。


他的好奇心讓他參與了瓦昆菲尼克斯的紀錄片,這部他首度擔任導演的作品《我仍在這裡》(I’m Still Here),講述瓦昆菲尼克斯決定退出影壇轉行當饒舌歌手的故事,凱西艾佛列克也承認,他的事業可能也是因此而停滯,「總括來說,它激怒了人們。」凱西艾佛列克表示,他試圖說服媒體瓦昆菲尼克斯退出影壇是真的,「他們認為我們試著蒙騙他們。」但他並不後悔製作這部片,「我們在看這部片時,我都會笑出來。」他說,「我記得我們在威尼斯放映時,還有另一個人在戲院裡大笑,那個人就是瓦昆。」


這部紀錄片也讓他個人的公眾形象受損。2010年時,這部電影的女性製片和攝影師向法院提告,指控凱西艾佛列克和劇組成員在拍攝期間對她們性騷擾,這兩起官司最後庭外和解,對於這些控訴,凱西艾佛列克表示,「人們會說他們想說的話,有時候不管你如何回應都不重要,我想人們認為,假如你有知名度,不論你想說什麼都是沒問題的,我不知道為何為這樣,但不應該是這樣的,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家庭和生活。」


《海邊的曼徹斯特》橫掃37影帝獎項期許未來...

RELATED
延伸閱讀

POPULAR
熱門文章

本文章來自合作網站/作家,如有任何問題,本站將會儘快下架及告知原作者。
資料來源
COP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