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行人生:影評與劇情解析──從男孩變成男人

本文由《編劇人生》提供 原文連結
編劇人生
By 編劇人生 Jan 16, 2017 in 影視

 

說到黑幫電影,就一定會提到經典的《教父》系列作,尤其是打開黑幫題材的《教父》(The Godfather)第一集,有許多人認為看完後──男孩就會變成男人!其實這樣說相當有趣,因為《教父》是在講柯里昂家族的教父接替,我們可以看到主角如何從一位男孩變成男人。若按照同一個角度來看,《夜行人生》(Live by Night)則是一位年輕人因戰火與政治的震撼,而決定成為罪犯的故事。


編劇評價(普通、傑出、精湛、完美):精湛

改編於丹尼斯·勒翰(Dennis Lehane)的同名小說。故事發生在 1926 年的美國,禁酒令讓美國人的欲望無所遁形,經歷過一戰的喬‧考夫林(班‧艾佛列克飾),他發現戰場僅是頂層的政治工具,這些人制定規則但不一定照著走,使喬決定在混沌的年代裡,用破壞的方式來發現自己。

《夜行人生》是一部寓意深刻的黑幫電影,禁酒令使私釀酒廠、地下酒吧猖狂,黑幫以此走私來獲取暴利,當喬體會到秩序僅是幾行文字時,他決定成為暴徒,他過兩個女人,這兩個女人使他發現自己不再一無所有,但一位死亡、一位離開,他是一位黑幫傳奇,他控制了走私通路,就等於控制了走私,不僅在三不管地帶佛羅里達坦帕拉丁區成功開拓走私,更聯合古巴的黑幫,建立走私王國。


喬愛上的第一個女人,她是黑幫家族族長的養女──艾瑪(席艾娜·米勒飾),因關係暴露,再加上另一黑幫想藉機搶奪利益,將喬視為工具,因此他踏上復仇之路來到佛羅里達坦帕拉丁區,追殺與開拓的同時,喬遇見一位來自古巴黑幫的黑人女子──葛瑞席拉(柔伊·莎達娜飾),這兩位女人使他慢慢往上爬,來到宛如教父的地位。



故事主要分成兩個:第一乃一無所有的底層、第二為人間天堂的體悟來自看過人間地獄。

一無所有的底層的概念大多來自喬這個角色,摯愛被剝奪兩次、打過一戰,他很清楚自己是高層的工具時,決定破壞規則來找到自己的意義,但是他仍然隨波逐流,雖是為了復仇,但還是被另一個頂層利用於開拓走私。當他與古巴黑幫接觸並愛上葛瑞席拉時,讓他從底層往上爬。在與黑幫在旅館發生槍戰中,特別表明了底層會推翻高層,建立新制度。喬特別強調,『我們會從底層殺上來』,而槍戰確實也從地底的走私通道一層一層殺到最高層。班‧艾佛列克將底層的設定運用地相當高竿,喬的爬升與槍戰皆使這項寓意更鮮明,力道也更大。


當我們經歷過最糟糕,那一般人的生活就像天堂,喬經歷過戰爭、罪犯、走私,這當中最美麗的就是艾瑪與葛瑞席拉,但最後他只剩下自己與兒子,天堂的相反就是地獄,兩人安安穩穩過生活,宛若人間天堂,因此結局喬才會帶著兒子望著夕陽,那時,他真正體悟了什麼是人間天堂。


導演評價(普通、傑出、精湛、完美):精湛

艾佛列克其實非常擅長犯罪題材,尤其是掠奪與槍戰的橋段,他能拍出黑暗又緊張的味道,從電影開始的搶劫、飛車追逐、車禍,都能感受到一種混沌的黑暗,影像中有一股扎實的力量,這點使所有動作鏡頭清楚又明顯,這點在《夜行人生》一樣很明顯,尤其是在室內從底層殺上來的一系列槍戰場景。


當喬向兩大黑幫表明自己已準備好殺上來時,黑幫殺戮的渾厚力道便在這個時候完整爆發,以及上述提到的象徵也使故事的韻味完整躍出來,這一場槍戰無疑是《夜行人生》最棒的橋段,不僅完整呈現殺戮,也讓我們看到喬在這一刻已從暴徒轉變成冷血殘酷的黑幫首領,好似從一個男孩轉變成男人。


演員評價(普通、傑出、精湛、完美):精湛

喬‧考夫林這種類型的角色,艾佛列克就像喝水般的熟練,失序讓他成為暴徒、復仇使他踏上黑幫道路,兩者都是非志願。表演會從自己的經歷來揣摩相對應的情緒,因此我曾在《會計師》(The Accountant)的影評中提到:他其實是在演自己。而這次也有同樣的味道,差別在於自閉症患者與黑幫首領,演員透過自己的感覺來演出,或許使某些行為不像角色,但這才能衝出角色的本質與心境,我們就能清楚地看到故事,喬‧考夫林經歷了戰場與黑幫殺戮,這些宛如人間地獄的經驗,安穩的生活就像天堂,結局時的獨白也舉出了喬這一生過得很累,因此他才對兒子說:『這裡就是天堂,這裡是人間天堂。』



總體評價(普通、傑出、精湛、完美):精湛

班‧艾佛列克在大家的眼中似乎是一位多變的人,就以《夜行人生》來說,一人擔綱編、導、演,編、導、演同為一人,使電影的風格相當一致,故事調性、影像風格、角色心境都有濃厚的艾佛列克式味道,他用《夜行人生》致敬了黑幫電影,也用自己的方式致敬《教父》。

RECOMMENDED
專屬推薦

RELATED
延伸閱讀

POPULAR
熱門文章

本文章來自合作網站/作家,如有任何問題,本站將會儘快下架及告知原作者。
資料來源
COP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