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殼機動隊:影評與劇情解析──這已經是我們的世界

本文由《編劇人生》提供 原文連結
編劇人生
By 編劇人生 Apr 11, 2017 in 影視
  • 圖片來源:mtv

人每天使用網路的習慣可能已超乎我們的想像,你是否曾不知不覺就覺得:明明才過沒有多久,卻已經過了數個小時?甚至在你該做某件事之前,卻無法放下身邊能夠上網的電子產品?這些都是網路發達後的影響,雖然《攻殼機動隊》(Ghost in the Shell)的設定在於未來,但依賴網路這點──可能已非常貼近我們的生活,甚至可以說就是我們的世界。少校(史嘉蕾喬韓森 飾)就像因網路而迷惘的我們,時時刻刻吸收大量資訊的我們,可能已淡忘自己的來歷,而是透過龐大資訊來挖掘自己,我們的靈魂沒有離開過我們,但因為網路而被深鎖。



編劇評價(普通、傑出、精湛、完美):精湛

若以現代的生活形式而言,《攻殼機動隊》的世界已經不是難以想像。或許部份的人相當崇尚、嚮往故事的世界,我們創造了電子商務、先進的醫學技術、建築業也有大量的自動化工程取代了大量的勞力。現在,有許多經濟學家、社會學家,已提出:未來十年將會有大量的工作會被電腦取代,人類會更加仰賴網路。


進步會帶來正與負的影響,僅是我們大多都關注正面的層面。當科技能夠有效地幫助絕大多數的人,各國政府都希望能運用在自己的國民上,如此也就帶動了新的需求,有了需求就會有市場、有了市場就會有資方來服務、有了服務則使政府制定法律來規範,新的體制與方式難免會受到質疑、反對,這個流程就是《攻殼機動隊》的寫照。


故事一開始就告訴我們社會相當進步,生化器官技術相當成熟,多數人裝上人工器官,透過網路連結彼此使生活更加便利,政府設立法條來預防犯罪,有一群年輕人質疑這套體制,堅持要使用原生的身體,展開反對政府的行動與聲音,而少校就曾是其中一位。


編劇傑米·莫斯(Jamie Moss)威廉·惠勒(William Wheeler)艾倫·克鲁格(Ehren Kruger)在少校這個角色的刻劃上,對原作士郎正宗致上濃濃敬意,少校被政府抓到後,用相當困難的大腦移植手術,將大腦放入完美的生化人體,除了自己的大腦外,一切器官都可以被重建,這個角色就像炙熱的靈魂被放進冰冷的軀殼,透過藥物抑制靈魂。



少校是一位年輕女孩,這大概凸顯年輕人對世界的迷茫,我們可以看到少校已被迷茫逼入絕境,因此試著找出自己是誰,當她知道自己曾反對科技與生化,同袍因此而遭到暴行,她被當作棋子利用,隨著自己的身世逐漸清楚,少校很有可能會再度像這個體制報復,然而結局中她選擇接受現在,對過去做一個了斷,血刃利用自己的反派,繼續匡正這個世界的錯誤。


我想這是一個相當好的結局,因為象徵了在迷惘的世代裡,只要我們認真挖掘,都能破除迷惘,匡正對自己的迷思,不論在任何時刻都能活得滿足又開心。



導演評價(普通、傑出、精湛、完美):精湛

  • 圖片來源:ign

電影中,大量的全息影像,高聳大樓的巷弄間總是推滿垃圾,就像說明這個世界每個人雖看似井然有序但內在總存在著迷茫,甚至只剩下茫然,每一個人都在恐懼未來,導演魯伯特·山德斯(Rupert Sanders)將影像強調出未來日本的味道,當然這點也有致敬原作的味道。


除此之外,導演隱約地將影像成現出渾沌的調性,從一個短促的鏡頭,到少校找尋自己的過去的一系列鏡頭中,都充滿了未來的混沌,就像秩序中存在破壞,兩者雖然對立,但是是共同存在的,在魯伯特·山德斯的鏡頭下,電影充滿了這種強大矛盾,而感受這種調性更是《攻殼機動隊》的絕佳韻味。





演員評價(普通、傑出、精湛、完美):完美

  • 圖片來源:ign

北野武所飾演的荒卷──絕對是我最喜歡的角色,因為在整個故事都迷茫的調性中,荒卷是少數能看清政府與世界的人,雖然沒有掌握世界,但是那種因看清而對世界疲憊,以及自己人絕不能被欺負的味道,完全就像日式的教父。老演員所呈現的味道就像一瓶好酒,開始時相當強烈,吞下去後,香味會存在舌喉之間,使我們能慢慢地不斷回味。





總體評價(普通、傑出、精湛、完美):精湛


人類最大的殺手絕對不是貧窮,也不是疾病,而是迷惘。雖然我們不是故事裡的主角,但我們有一樣的問題,《攻殼機動隊》暴露了我們所生活的世界,若正視自己的迷惘,或許能像少校一樣找到自己。


RECOMMENDED
專屬推薦

RELATED
延伸閱讀

POPULAR
熱門文章

本文章來自合作網站/作家,如有任何問題,本站將會儘快下架及告知原作者。
資料來源
COP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