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一定要樂觀?白目樂隊盡情「有病呻吟」!做你宣洩的出口

JUKSY編輯部
By JUKSY編輯部 Apr 21, 2017 in 音樂


如果可以有趣,幹嘛無聊?


近 13 年前,社會民風和現在相比下來可謂相當保守,甚至連「性別平等教育法」也才剛頒布下來,開始實施,完全無法和活在 21 世紀,時不時為著「平權」、「自由」而抗爭的我們相提並論,可想而知在那些年被世俗歸類為「叛逆」、「不合乎風氣」的所有事物甚至「音樂」都將被投以異樣眼光;不過就在同樣的時空下,有一群血氣方剛,挾著濃厚自我意識的大學生們相聚在一塊兒,透過音樂,為「信念」而戰,那便是成軍將近 13 年的「白目樂隊」。


還存留著「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傳統觀念的當年,秉著高學歷背景的團員們「冒險」的選擇了唱歌這條路,這頭一栽,就是十幾年,此後更讓他們被冠上了「高學歷廢青樂團」,為此J編更問道樂團主唱「高小糕」對這一詞秉著什麼看法,她說:「廢青其實不如字面上的意思,廢青根本超不『廢』的,反而是他們對自已生活的態度上或是社會生態有某種不同角度的看法,只是在現實的考量下而無法有些作為,轉而用其他方式或媒介來傳達自己的看法」,對於此一說法,不能同意更多。



 J編還記得聽見「白目樂隊」的首波主打歌〈死男孩〉時便立即被其強勁的衝擊力震懾,憑著恰似混亂,卻相當有秩序的音符間所醞釀出的龐克暴力,粗獷的將你生吞活剝,MV 中主唱高小糕近乎失控的演出更是令人看得入神,一句「下一秒就要把你幹掉!」將女性的堅韌嘶吼出來,就是要世界好看,要所有人通通給我聽好!那看似恐嚇卻又帶點挑逗的畫面感簡直令人為之瘋狂。



除音樂所帶來的衝擊外,主唱「高小糕」在服裝上更是有一番想法,「服裝」對於她來說更像是另一意念傳達的「媒介」,高小糕更藉此機會和我們分享一些她對於「因地而至宜」的服裝的看法,她說道:「有些人認為在什麼樣的場合就應該穿什麼樣的服裝,否則就是不合宜,你即是個『不合宜的人』;若妳是個穿著較為暴露的女生,那人們便較會對妳做言語上的批判甚至挑逗,大家也許認為這種事在生活中已近乎消失,不過在媒體上並從未消失過」。

 主唱「高小糕」也笑著自曝曾經組織了一個名為「老娘爽」的女性團體在檳榔攤表演,其實初衷很簡單,就是為了宣揚關於女性服裝「因地而至宜」的謬論,她們將自己打扮成非主流的美感伴著創作的音樂在狹小密閉的空間表演,就如女性長期所受的壓迫般令人難以喘息,看得你直冒冷汗,不過這正是他們的目的,在無形中你我都已透過這場表演「感同身受」了一番



造就了現今表演風格如此前衛的「白目樂隊」其實和啟發主唱「高小糕」的外國樂團「Bikini kills」息息相關,「Bikini kills」女主唱狂妄不羈的舞台魅力更深深渲染了高小糕,她說「現在能夠在舞台上放開自己沒有任何包袱的表演,就是受她們影響,因為這種感受,很真實,很痛快,並且你不希望自己只做人們印象中『女性所會做的表演』,你希望自己不只是『女生』,因為女性不僅這樣而已!」。



原先從英文歌曲轉為寫中文歌曲後,因高小糕媽媽觀看表演後無心插柳的一句「我都聽不懂你們在唱什麼」而開始鑽研創作台語作品,主唱「高小糕」從兒時偶像「林強」和「伍佰」身上汲取靈感後將其化為創作的養分,她說「音樂本就不必因為你用什麼樣的語言去作多餘的論述」,隨後她將種種生活經驗砌在一塊寫出了專輯中唯一的台語歌曲〈可笑的一天〉,歌曲的字裏行間透露著「可笑的一天不就是由許多無奈和荒謬所組成的嗎」?


談到生活,談到社會束縛,「白目樂隊」透過專輯中的另一首歌曲〈刺蝟女〉唱出自已的心聲,主唱高小糕與我們分享說「 我們若要現在的社會前進的話,它必須要存在著秩序,因為若是缺失了這個秩序,人們將無所適從,所以這個秩序是必要存在的,但秩序固然是好的,不過有時妳並不想自己有這麼多框架在身上,所以有時我會把自己關在房間聽歌,放肆放縱的跳舞尖叫,讓自己沈浸在這實質有無限大的空間中」,而〈刺蝟女〉這首歌曲就是在寫一個「關於充滿秩序的生活中,被壓抑的心情」。




關於社會議題不管是「女性主義」甚至「環保議題」白目樂隊都不遺餘力的身體力行,將想法化為創作,專輯中的歌曲〈野獸飛船〉更是以動物的第一人稱視角來詮釋人類平時極其荒誕的行為,歌詞中提及「編織給我一件人工色彩鮮豔的外衣,餵養我以化學合成的食物」開門見山的闡述人類種種自私舉動;白目樂隊不管是詞曲總能讓人一見鐘情的原因,想必就是由於他們只做他們想做的,只唱自己所信的信仰,將虛無飄渺的「意念」攀附著實質「音樂」向外無限蔓延,放大,最後形成了你無可抗拒的強大力量.


狂妄蠻橫是我與「白目樂隊」音樂第一次接觸後的片面印象,還記得那時參加「杜鵑花」音樂節時是J編第一次聽「白目」的現場演出,雖然邊忙著拍攝照片無法將自己百分之百交付給他們,不過透過相機小小的觀景窗看向他們時,我仍然被那龐大強勢的舞台魅力感動到雞皮疙瘩;經過這次相當有重量的對談後發現主唱「高小糕」私下並不如舞台上般強悍,反倒隱隱約約散發著溫柔女人感,不過也如舞台上般真實,團員「范仲瑜」也說:「高小糕有著雙重人格,一種是舞台上相當奔放直接的她,而舞台下的她其實是個相當壓抑不願讓人看見台上的她」。


白目樂隊就是很「白目」地把那些假惺背後的殘酷真相唱出來罷了




「白目樂隊」在經過 10 多年的焠鍊後即將於 6 / 3 展開新歌演唱會,現場除了將邀請各位「有病的一起呻吟」外,他們也透露現場的所有場景佈置都將由他們自己設計打造,白目樂隊希望秉棄「演唱會就該在哪些場所演出」的不成文規定,打造一個觀眾們從未體驗過的神秘空間;被噁心社會釀就一身龐大壓力,喘不過氣又找不到宣洩的管道?那就一起來聽「白目樂隊」讓他們引領著你直奔出口吧!


新歌演唱會演唱地點:台北市大安區光復南路 108 巷 5 號

購票資訊:單人 444 元、雙人套票 666 元、現場票單人 600 元


文字:Johnnyliao

圖片:添翼音樂、Johnnyliao

RECOMMENDED
專屬推薦

RELATED
延伸閱讀

POPULAR
熱門文章

本文章來自合作網站/作家,如有任何問題,本站將會儘快下架及告知原作者。
資料來源
COP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