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reme「復刻白骨」背後,是千禧年初美潮文化的換代更迭

本文由《HYPEBEAST》提供 原文連結
HYPEBEAST
By HYPEBEAST Aug 17, 2017 in 流行新訊


盡管距離聖誕節還有四個月之久,但對於所有 Hypebeast 而言,它已提前來臨 —— Supreme 正式發布了 2017 秋冬系列。年復一年,其早已變成了一個全球性的儀式。Hypebeast 們要比平時顯得更有耐心,一張張仔細瀏覽著圖片,生怕遺漏了一個單品,一個款式,一個配色。與此同時,腦中開始草擬著一份「Wishlist」,甚至是購物清單。


此番,GONZ 再度回歸,淩厲盡致詮釋著街頭色彩美學,就連 Box Logo 帽衫都似乎受其影響,開始玩轉著不同於以往的撞色設計;而配件方面,所有單品都在努力營造著「Supreme 磚頭」那般荒誕的意外:「最高」福筷、電推剪、電吉他… 最後,還不能忘了那件向 JH Design 致敬的「Scarface」夾克。而這三個聚焦點亦成為了評論區最被津津樂道的話題。


2011 年 Jonas Bevacqua 接受 Hypebeast 專訪時所拍攝;同年,Jonas 因病離世,享年 34 歲


但是,新季的 Supreme 就只關乎這些嗎?恐怕不是,尤其對於那些出生在 90 年前的千喜壹代來說。


重新瀏覽玲瑯滿目的單品目錄,一件印有骨骼圖案的浮誇夾克是否讓妳感到似曾相識?盡管 Supreme 只是在 Vanson 的設計上硬生生地加入了 Box Logo,但我們不得不把美學上的功勞歸於壹個幾乎被忘卻的名字 —— LRG,這個可以與「骨骼」設計元素劃等號的「古董級」街頭品牌。


LRG Clothing 在 1999 年由 Jonas Bevacqua 與 Robert Wright 共同創立。「Lifted 代表宣揚與發展街青少年文化;Research 代表這對街頭文化的認知和解讀;Group 則指向那些支持、且對品牌有所啟發的集體人物。」已逝的 Jonas 在 6 年前接受我們采訪時解釋到 LRG 的意識形態。


LRG 的「Dead Serious」系列服飾在潮流文化中占有不可替代的地位,其設計得到如 Vanson 等品牌借鑒,深受 Pharrell Williams 等音樂人的推崇


那麽,前有同期誕生的 Alife、Roca Wear 的「圍追」,後有 10.Deep、FUBU、Karl Kani、甚至是 Supreme 這樣前輩品牌的「堵截」,在 90 年代末、千喜年初美國街頭潮流產業百家爭鳴的時期,LRG 如何立足,甚至做到名聲大噪?



「我們的目光鎖定在還沒有聲名鵲起的音樂人身上。與其投資那些已經賣出數百萬張專輯的藝術家,LRG 更期待和新晉音樂人合作,以來把我們認為優質的音樂推廣給大眾。」作為創始人之一的 Robert Wright 在 2005 年接受《Billboard》雜誌專訪時說道。而 Kanye West 就是早期的先例之一,與此同時亦成就了本季 Supreme x Vanson 聯名 Bone Jacket 的「原型」—— LRG Dead Serious 系列的傳奇。


2003 年,決心從幕後早到臺前的 Kanye 正式發布了個人首張專輯《The College Dropout》。LRG 親力親為支持初出茅廬的 Yeezy。在 2003 至 2004 專輯宣傳期間,品牌力邀 Kanye 拍攝了壹系列造型宣傳片:耀眼的 ROC-A-FELLA 金色吊墜,象征根基的「Chicago」腰帶,還有那松垮的 Baggy 牛仔褲。此刻,我們不禁自問:「Do we miss the old Ye?」


Kanye 首張專輯《The College Drop》制作得到了 Jonas Bevacqua 的鼎力支持,而 Ye 也親力親為,出鏡 LRG 2003-2004 造型宣傳片


10 項 Grammy 提名,其中包括年度專輯與年度說唱專輯,《College Dropout》大獲成功幫助 Kanye 行駛在通往巔峰的快車道上。而如 LRG 這樣品牌的鼎力相助亦讓他在商業方面收益頗豐。也因為如此,Kanye 可以擁有足夠的經濟能力雇用壹支管弦樂團來制作第二張專輯《Late Registration》。2006 年初,他登上了《Rolling Stone》封面。至此,Kanye 在 Hip-Hop 版圖中打拼出了自己的壹片天地,且開始於時尚領域大展身手。


同年,在 Stella McCartney 的時裝發布會上,Kanye 身著紅色「骨骼」圖案帽衫到場,幾乎搶了所有嘉賓風頭,包括坐在旁邊前來支持女兒的 Paul McCartney。 在當時社交媒體還沒有興起之時,來自 LRG 的這件服飾瞬時間引爆網絡,關於詢問其發售消息的帖子數在 NikeTalk、HYPEBEAST 的論壇上爆棚。就連作為好友的 Ben Baller 都不得不幫助 Jonas Bevacqua 在 NikeTalk 上一一回應粉絲們的詢問。


Kanye West 親著 LRG「Dead Serious」帽衫,同 Paul McCartney 現身 Stella McCartney 時裝發布會


最終, 這件將 Jonny Lawrence 在 1984 年《The Karate Kid》電影中所穿劇裝與 BAPE 通頭拉鏈帽衫合二為壹的 LRG「Dead Serious」服飾,迎來了發售,共有黑、紅、青藍、軍綠 4 款登陸 Macy、Dr.Jay 等 LRG 零售商。發售當天早已長隊排起,原價約為 110 美元的帽衫在 eBay 上被炒到 500 美元,尤其紅、黑兩色最為搶手。據悉,每款顏色全美只發售 500 件,供不應求讓那些空手而歸的粉絲瘋狂打電話到各大零售門店及商場,詢問發售和補貨信息。


「I’ll just stay on the grind and sell out beats ’til I’m all over the hood like LRG」品牌的超高火爆度就連 Kanye West 都不禁在 DJ Drama 的《Top This》歌曲中這樣贊頌到 Jonas Bevacqua 與 Robert Wright 的 LRG。


毫不誇張地講,「Dead Serious」帽衫發售成為了美國潮流文化掘起的裏程碑時刻之一,深遠影響力絲毫不亞於 Supreme 網店在同年上線。可以這樣說,「Dead Serious」在 2006 年讓所有街頭品牌黯然失色,即使來自 Lafayette 的 Box Logo 都無法撼動其地位。更為瘋狂的是,這件聖物帽衫竟還出現在了《Grand Theft Auto IV》遊戲中。


Drake 出鏡 2009 年 LRG 造型宣傳片


如此看來,相比 FUBU 等品牌在巨星代言人上花費功夫,LRG 把賭註押在潛力藝人的冒險之舉收到了更大成效:除 Kanye 之外,Just Blaze、The Roots、Jim Jones、Anthony Hamilton、De La Soul、John Legend、Alchemist、甚至 Drake 都是其代言人。而他們也在之後成為萬眾矚目的巨星人物。


2006 年末,《Entrepreneur》雜誌預估 LRG 公司年收入高達 1.5 億美元,並將其列入全球增長最快 500 家公司榜單中,且排名第五。


令人希噓不已的是,紅極一時的 LRG 如今已無人問津,標誌性的「樹木」及「L」Logo 鮮有在 Rapper 身上出現。其和 FUBU、Abercrombie & Fitch 等千喜年初極具人氣的街頭品牌一樣,「淪落」至主流百貨商場及平價休閑服零售商的貨架上。就連「Dead Serious」帽衫這樣的時代之作都需要 Supreme、甚至是 Vanson 來「延續」它的經典。


「LRG 獲得成功的決定因素在於我們總是不斷改進自己。世界上唯壹不變的事物就是變化本身,我非常認同這壹理念。如果妳在未來的 5 年當中未做任何改變,這絕對是大錯特錯。在我看來,如果不去成長或變得多元,就相當於慢性自殺。」Jonas Bevacqua 曾這樣告訴我們。也許,不是這位街頭時尚傳奇人物太早離開我們,LRG 的故事會是另外一個版本。甚至比肩 Supreme 當下的地位,亦不是沒有可能。


RECOMMENDED
專屬推薦

JUKSY TV
非看不可

RELATED
延伸閱讀

POPULAR
熱門文章

本文章來自合作網站/作家,如有任何問題,本站將會儘快下架及告知原作者。
資料來源
COP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