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骨之秋】反主流的骨!一窺 Gosha Rubchinskiy 的成名之路

JUKSY編輯部
By JUKSY編輯部 Aug 17, 2017 in 流行新訊

天生反骨,有些根深蒂固的觀念是時候該被顛覆了。那些心裡的枷鎖、古板的束縛先讓我們通通拋在腦後吧!Chic Chill,中譯「反骨之秋」。Chic 是時髦之意,即使反也要反得有自信、反得帥氣。Chill 則代表了秋意的來臨,除了發音的呼應,更帶有「秋條」的意味。

這個屬於反骨的九月,就是要讓人嗅到你身上的「Chill(秋)季」氛圍!



約從 2015 年開始,整個時尚界掀起了一波「後蘇維埃風格」的趨勢,Gosha Rubchinskiy、Demna Gvasalia 和 Lotta Volkova 等三位設計師便是這波浪潮中最重要的推手!不過對位於亞洲的我們來說,就算透過社群媒體得以一窺這些設計師的作品,卻難以明白這樣的風格背後有何涵義?也不太理解這波趨勢的迷人之處?因此,A 編將會透過俄羅斯的鬼才設計師 Gosha Rubchinskiy 作為出發點,告訴大家為何「後蘇維埃風格」是現今當紅的設計靈感。


▼ Gosha Rubchinskiy 在聖彼得堡發佈了同名品牌的 2018 春夏系列,除了有跟 adidas Football 合作外,也與精品 Burberry 推出 8 件的聯名商品,設計上仍是以 Gosha Rubchinskiy 所擅長的復古運動為主軸,大量的撞色、拼接、以及寬大的剪裁等元素更凸顯這季從銳舞文化所衍生的靈感。

在 i-D 中國的「聖彼得堡 90 年代的銳舞文化激發了 Gosha Rubchinskiy」報導中,就講述了關於當時 90 年代中期沉迷於銳舞音樂中的年輕人,是如何的瘋狂。從 1991 年蘇聯解體後,聖彼得堡開始與世界接軌,像是速食文化、牛仔褲和英文氛圍便從此時傳入,而渴望狂歡的年輕人,便在幾個地點舉辦一個又一個的音樂派對,這樣的銳舞文化造就了統一的著裝風格!



聖彼得堡一帶知名的銳舞音樂製作人 Igor Vdovin 在一段口述的歷史中,表示:「聖彼得堡的 90 年代狂潮吸引了無數的藝術家、科學怪人、潮流青年,甚至包括援交女和犯罪分子。」 而這樣無節制的狂歡派對必然驚動了當局,但面對開放後的蘇聯,音樂所帶來的自由讓人沉迷。


「年輕人就這樣沉醉於毒品和叛逆之中,渾身穿著老一輩根本理解不了的『時尚』,在無限循環的節奏中縱情聲色,這在當時的聖彼得堡再正常不過了。」(取自 i-D 中國的報導


至於什麼叫做後蘇維埃風格,對此有許多媒體都認為,這個風格是來自於像 Gosha Rubchinskiy 這樣,在蘇聯解體時,西方流行文化和消費主義開始進入,比如麥當勞、可口可樂、Vogue、MTV......等,這個時期出生的孩子們體會到和他們父母成長完全不同的環境。


在這樣的背景下,所受到的文化衝擊,成為了 Gosha Rubchinskiy 日後的設計靈感,將現代元素混搭 80、90 年代的運動風,打造出世人所認知的「後蘇維埃風格」。



拜 Gosha Rubchinskiy 所賜,這股從俄羅斯街頭的文化成功席捲時尚界,就算是 Palace 與 Thames London 這批英倫品牌,也是憑著像俄羅斯街頭取材,贏得眾人目光。


擁有設計才華的 Gosha Rubchinskiy 其實也熱衷於攝影上,他喜歡待在街頭上與年輕世代交流,像他曾用一年的時間專注在攝影上,2012 年出版了攝影集《Transfigurations》,2015 年也在 Dover Street Market 推出限量的《Youth Hotel》攝影集,作為記錄他親眼所見的俄羅斯地下文化。


▼《Youth Hotel》攝影集的部分照片。


「我喜歡雜誌、喜歡時裝,我想參與其中。所以我開始做造型師、化妝師和髮型師的工作。」


不過 Gosha Rubchinskiy 在設計師這條路上,也不是說一帆風順,從藝術學校畢業的他,在 2008 年首度發表他的同名品牌,他在運動服及牛仔外套上加了圖案與刺繡,並將該系列稱為「邪惡帝國」,會這樣取名是為了回應 Ronald Reagan 在 1982 年中,Ronald Reagan 訪問英國時,在英國下院演說,首次稱蘇聯為「邪惡帝國」!


而 Gosha Rubchinskiy 的首發系列的每個單品都只有一個尺寸,資金也都來自莫斯科 Solyanka 夜總會的朋友,他決定包下一整座體育場用來走秀,但現實是銷售狀況很不理想,沒有賺到多少錢。

          


因此他沒有錢準備下個系列,直到他幸運的被時 Master-Card 贊助,讓他得以在一個前蘇聯的教堂,裡面有一個體育館舉辦第二場的時裝秀。Gosha Rubchinskiy 和一些建築師朋友用木頭堆疊出有如聖壇的樓梯,模特兒們在秀場走動,之後衝刺躍上樓梯,再整齊的坐好。這場秀吸引了少數國際媒體出版物與買手的關注。「我開始收到不同國家商店的購買請求,但我只能都拒絕了,因為我每個系列裡的每件單品只有一種尺寸。」

          


這股關注幫助 Gosha Rubchinskiy 得以前往倫敦時裝週,他親自提著手提箱將自籌資金生產的 12 件單品帶往倫敦。


但品牌的成長,對 Gosha Rubchinskiy 來說壓力也遽增,他也實在的表示:「我仍然沒有錢去完成一個系列,這也是為甚麼我的系列只做運動衫和運動褲的原因。」


在與 BoF 的專訪中,他也提到自己在那一段時間內陷入抑鬱,決定暫時擱置他的品牌。「要在莫斯科成立一個時裝品牌,真是非常困難。好面料很貴,海關又非常嚴格。我開始在想,對我來說,時裝旅程已經結束了。」



正在那時,Gosha Rubchinskiy 遇到了 Comme des Garçons 總裁與 Dover Street Market 背後的零售行家 Adrian Joffe。(這時的 Gosha Rubchinskiy 剛好忙著出版攝影書《Transfiguration》 )


因為 Adrian Joffe 對於俄羅斯文化有濃厚的興趣,開始遊說 Gosha Rubchinskiy 進駐 Dover Street Market,之後甚至願意全額負擔製造費用,Gosha Rubchinskiy 只需要提供設計的創意就行了,這才有了影響全球的時裝品牌 Gosha Rubchinskiy。


Adrian Joffe 說:「我一直很喜歡俄羅斯,喜歡蘇聯時期的東西,還有語言。我儘可能地找時間去,只去莫斯科閒逛一下都好。遇到 Gosha 的時候,我意識到自己為什麼這麼喜歡俄羅斯。在整個後蘇聯時代,人們終於重獲自由,希望多做藝術作品——這點吸引了我,我當時就想,『這就是我一直在找的人。』」(取自 Bof 專訪


▼ Adrian Joffe 與川久保玲。


不久前  i-D 發行了一部關於 Gosha Rubchinskiy 對於後蘇聯時代的俄羅斯年輕人們的巨大影響。製作人 Tom Irvin 也將焦點放在 Gosha Rubchinskiy 身上,期望能深度了解他的創作過程,因為他從俄羅斯銳舞、滑板、運動服裝文化作為靈感。

          


對於 Gosha Rubchinskiy 來說,他只是想做出自己喜歡的東西,雖然許多人經常會拿 Supreme、Vetements 和他比較,對於這樣的現象,他在《Financial Times》的專訪中堅定地表示:「我從來都不想成為 Supreme 或 Palace,我只想成為 Gosha。人們總說 Gosha 是下一個 Raf,Gosha 是下一個 Supreme。不,Gosha 只是 Gosha。」


RECOMMENDED
專屬推薦

RELATED
延伸閱讀

POPULAR
熱門文章

本站圖片部分取自於網路,若有侵犯版權煩請即刻告知。
資料來源
COP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