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零偶包!最 Real 的少女團體 - 微甜女孩 專訪透露「這件事」讓她們淚灑錄音室!

Normal Girl
By Normal Girl Jan 11, 2018 in 人物專訪

微甜女孩由 WAWA、愛波、牙牙三位各有特色的女孩所組成的團體,曾經挑戰一小時 18 首歌不間斷舞曲,除了一定舞蹈基礎以外,更需要毅力才能完成的挑戰。當大家以為又是一個走甜美風格的女子團體時,她們用行動來告訴大家「我們遠超乎你的想樣」。在專訪過程中,三位女孩不計形象的大笑、講話時誇大的肢體動作,都讓人印象深刻。在這明星都「形象第一」的時代,她們卻能依舊做自己,展現「真性情」,這完全打破了對女子團體的既定印象,想多瞭解她們的話就繼續看下去吧!

Interview with  WAYsugar 

「錄著錄著就哭了……」

問起她們關於專輯準備過程中,印象最深刻的部分時,三位女孩異口同聲的説:「在錄音的過程哭了。」原來是她們對自我的要求非常高,對於達不到要求覺得很苦惱,所以才忍不住哭了。

J:準備專輯過程中印象深刻的事情/困難的部分?

愛波:牙牙和 WAWA 在錄音的過程中哭了,因為壓力很大。

牙:在錄《愛麗絲》這首歌時哭了,因為我之前主要不是唱歌,也不了解自己的唱腔風格,常達不到製作人的要求,而另外兩位成員唱歌都很厲害,所以真的是備感壓力!

 WAWA:這首歌的感覺有點難抓,畢竟它不是可愛甜美的歌,它內容敘述比較現實面的東西,所以我們的唱法就會變得比較複雜,可能就要像說故事的方式去詮釋。

                  

「是在某天下班後困在車陣中,突然覺得自己會被埋沒在這,於是我決定離開。」

《愛麗絲》的詞曲都是成員愛波之前組團時的創作,藉由歌曲抒發年輕人面對現實與夢想之間的拉扯,同時也是自己的剛出社會時的心路歷程。貌似童話般的歌名下,其實講述的是現實的殘酷,也希望藉此可以從中找到真正的自我。

J:能跟我們分享一下在創作《愛麗絲》時的心路歷程嗎?

愛波:那個時候剛出社會時,我在做朝九晚五的工作,那時候就覺得怎麼跟在學校裡想像的社會不一樣,在學生時期的我比較自負,覺得自己做什麼都很成功。但出社會後就到處碰壁,認清了現實跟理想是有差距的。最後發現,其實自己還是喜歡表演,在這段尋找自我的過程中有所體認,所以才用《愛麗絲》這首歌,去包裝我出社會後遇到的挫折。



各種內心小劇場爆發

J:一句話形容自己?

愛波:奇奇怪怪。老實說我有點難相處,覺得自己看似隨和但內心暗潮洶湧,換句話說就是「毛很多」,例如遇到不公平的事時我會挺身而出,但我同時也很怕黑這類在大家看來很小的事。

牙牙:穩紮穩打的幸運兒。其實一路走來,過程很不可思議,但身邊的朋友都說我這是自己累積下來的成果,所以覺得自己很幸運,同時也是自己努力的成果。

WAWA:看似隨和,但又力求完美的人。我和愛波一樣外表隨和但內心又會想很多,同時我也對任何事都力求完美,就像我持之以恆的運動一樣。

                  

遇到這樣的女孩請珍惜!

三位女孩的感情路好像都不是太順遂,但從回答中可以看得出來,她們在愛情裡都很傻,傻到可以幫對方做牛做馬,同時在受挫時仍能堅強走下去。希望以後遇到像微甜這樣的女孩們請珍惜啊!

J:請跟我們分享一段最難忘的戀情!

WAWA: 我在高三的時候正逢要統考,男朋友在唸大學時另外新交了女朋友,簡單來說就是我被劈腿了!所以我在準備考試的期間都在哭,甚至在考試時一邊寫作文一邊哭,連監考官都遞衛生紙給我,但這可害我哭更慘!

愛波:初戀男友跟我告白的招數是在公園放高空煙火、點蠟燭,第一次有這麼大排場,讓我覺得很感動。但最後他也同樣放高空煙火給其他女生看。

牙牙:交往很長一段時間的男友,在分手之後覺得對方其實沒有喜歡過你,所以我就跑去問對方:「到底有沒有愛過我?」對方就說:「有吧? 你對我很好的時候。」我還曾幫他報名學校,甚至連備考資料都是我做的。

「我還以為她死了,甚至還去探她鼻息……」

J:各自在團體裡扮演的角色?

團體裡的「鬧鐘 WAWA 」 加碼爆料,最難叫的竟是牙牙,超容易在家裡客廳睡著,到哪都能睡超熟的技能,甚至嚇壞愛波。

WAWA:鬧鐘,因為我的時間觀念很強烈,但愛波和牙牙的時間觀念就差一點,所以我就會每天早上該起床的時候,就主動去叫她們。

愛波:我就是風紀股長,就當她們歪的時候,我就會把他們抓回來。

牙牙:總務,負責管錢和處理文書類的事情。

「我們從來沒有吵架過。」

J:團員們平時意見不合時會怎麼解決?

沒有誒,我們三個算是滿互補的,好溝通且會互相聽對方的意見,當中有誰的比較有理,就會照著她的想法去執行。

牙牙:三個人住一起生活習慣難免不同,也避不了些小摩擦,例如昨天沒吃完的東西長蟑螂,愛波和 WAWA 很怕蟑螂,就會 Murmur ,然後叫我去抓蟑螂。

「有很多習慣都是當我們住在一起後才養成的。」

J:住在一起最受不彼此什麼地方?

WAWA:我最受不了愛波,她根本生活白痴!像有次要開洗衣機不會開,只開一半還以為壞掉了,很好笑。

愛波:我很受不了她們丟三落四,可能去開會離開後,都還會有東西忘在那裡,所以我常幫她們收東西,還有下計程車的時候,我也要最後一個下車,因為我要檢查所有的人東西有沒有拿下車。

牙牙:我比較在意襪子,沒辦法接受她們用襪子或是碰過襪子的手碰我。甚至連她們用手脫襪子,都沒有辦法接受!因為我回家都是用腳脫襪子,然後在用腳夾去丟洗衣籃,如果我要洗襪子,我就會拿一個髒的衣服把襪子包起來或是整籃倒。



J:妳們最害怕的東西是?

愛波:髒螂,我怕的東西其實很多,但髒螂是最害怕的,我甚至連看照片都覺得可怕。

WAWA:其他的女人,因為太多女生在一就會有心機,但她們真的就是好相處的傻妹。

牙牙:有次感冒,大家狂買舒跑給我,最後我就扛一大袋回家,那陣子我都不敢再喝運動飲料了。

J:團體中人氣王?

(大家不約而同指向牙牙)牙牙:以前出席活動的時,大家都會買飲料、烤雞、Pizza 給我,所以我才會那麼胖啊!還有一次感冒,每一個人都買舒跑給我,有的人還不只買一瓶,最後我就扛了一大袋回家,導致那陣子都不敢喝運動飲料。

J:團體在團體中最搞笑?

我們都很搞笑,好笑的地方也都不一樣。例如 WAWA 很愛耍寶,而且她都很愛說不好笑的笑話。牙牙則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會天然呆,還有講話破音、走音。記得有一次,愛波的媽媽來宿舍煮飯給我們吃,然後我就不小心說出「我好久沒有出家」(但其實是想講,很久沒有吃到家裡的飯菜)。

牙牙:「我從小到大都沒有偶像,有的話只有我媽。」

J:平時最喜歡的音樂風格 /團體?

牙牙:饒舌類的歌曲,兄弟本色/ S.H.E ,我從小到大都沒有偶像,不會特別去喜歡哪個團體,但我會喜歡的某首歌,硬要說偶像就是我媽。

愛波:地下樂團,因為我自己之前也有組樂團,然後愛麗絲也是在組樂團的時候寫出來的。麋先生/ Hush/ 草東沒有派對(這也是我們三個都很愛的團體)

WAWA:我喜歡英語的流行音樂,Bruno Mars / Beyonce/ Ed Sheeran ,他們的歌都很好聽。

愛波:「我喜歡跟別人不一樣!」

J:最滿意身上哪個部位?

WAWA:我個人滿喜歡自己的地方有兩個,一個是我的手臂,因為我有在練手,所以有線條,再來就是胸部,因為我不喜歡大的,我覺得自己小得很剛好。

愛波:單眼皮,比較特別,我喜歡跟別人不一樣。

牙牙:小腿,因為只有那邊最瘦。

J:覺得自己什麼時候最有魅力?

WAWA:我喜歡自己跳舞的時候,從鏡子裡看到自己跳舞的樣子。

愛波:閉嘴的時候吧,應該是專注於自己事情的時候!

牙牙:參加益智遊戲的時候,要很聰明地答對!我很喜歡玩桌遊,贏了就很有成就感。

 J:最喜歡的品牌?

愛波 :Supreme,它與 LV 聯名的紅色帽踢,穿起來很亮我很喜歡。

牙牙:Adidas 、Supreme 。

WAWA:PUMA,跳舞穿它最適合了!

真心話時間

原以為是感性時間,結果竟成為「日常抱怨時間」!

WAWA:愛波小褲掛在浴室裡,我每次洗澡的時都很怕噴到。

 愛波:你們擦手不可以吊好嗎?一直掉在地上,我看了都很不舒服,還有要記得回收喔。

牙牙:希望我下次再算公帳的時候,你們聽得懂。(公帳:我們遲到就會罰錢,因為我們要互相約束一下。)


給 JUKSY 讀者的話 

愛波:繼續做你喜歡做的事。

牙牙:我們能夠站在舞台上都是你們的支持跟喜歡,所以希望大家可以支持台灣真的很用心在做音樂的人。這樣我們才有辦法拿出更好、更有品質的的作品。


後記:不知道大家對於台灣新生代的團體有什麼想法?很多人都覺得不都差不多、沒有特別亮眼的團體,然而美編在專訪前也與各位一樣,專訪時,整個過程笑聲不斷沒有冷場,就像是女生之間的小聚會,分享各自的故事,實在很難想像少女團體竟然可以這麼不計形象,大聊特聊。從言談中也不難看出這幾位女孩們對於自己的夢想很努力,也因為走過一段崎嶇的路,才能塑造現在的《微甜女孩》,這讓人不禁更加期待她們未來的發展。

RECOMMENDED
專屬推薦

RELATED
延伸閱讀

POPULAR
熱門文章

本站圖片部分取自於網路,若有侵犯版權煩請即刻告知。
資料來源
COP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