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子邦妮:「我們不斷的創作音樂,但當有一人宣布退出時...」台灣音樂圈的潮流革命,謝謝你曾經讓我悲傷!

原子邦妮:「我們不斷的創作音樂,但當有一人宣布退出時...」台灣音樂圈的潮流革命,謝謝你曾經讓我悲傷!

Zona
By Zona Jan 11, 2018 in 人物專訪


「在這時代其實不需要別人告訴你要如何去做,你唯一要做的就是一直堅持下去。」結束兩年北京音樂生活,這是 Nu 和查查現在最大的體悟,回到台灣對他們而言並不像「回歸」而是「重新」,就像未羽化的蝶,在蛹中奮力一展,破繭新生。在最幽暗的洞天裡創作出的這首【被你遺忘的森林】,點閱率破百萬,在年輕世代裡瘋傳。有人說原子邦妮創作獨特韻味像一股清流,「療癒系迷幻輕電音」變成他們的最佳代名詞,所創作的歌曲不僅說出年輕世代的迷惘、內心,同時令人陶醉也令人思考,如今,他們推出全新專輯〈謝謝你曾經讓我悲傷〉,作為回顧原子邦妮在音樂路上所有情感故事,拋開舊時代對創作的制約、太過前衛的些許孤寂,就讓 JUKSY 帶你深入原子邦妮內心靈魂。


當你決定當一個藝術家時,你就是 Keep Creating


與眾不同的專輯製作方式?

查查:在這張專輯中有一些歌是去年年初就寫好的,一開始寫了四五首歌,還沒想過專輯名稱會是什麼,我記得有一天我去跑步,跑了七或八公里,腦袋正處於清空狀態,突然間「謝謝你曾經讓我悲傷」這幾個字就在腦中閃過,回想為什麼會有這種心情,原來是那一段時間有許多這樣的故事在身旁,有樂迷朋友們分享的,有身邊朋友的,有自己回憶裡的,因此那時候寫出來的歌帶著這樣的能量和氛圍,我想,音樂就是時間的紀錄,因此我們衷於當時所感,定下了這個專輯名稱。

Nu:傳統唱片工業較常採用的方式,通常會先想專輯概念,然後再去收歌,但原子邦妮在沒有任何專輯企劃下,反而是盡力探討自己的內心和感受,創造了歌曲後,去尋找這段時間的自己想要表達什麼,從中發掘到整體的連貫性,同時找到每首歌曲在這段時間,這張專輯裡的價值,以及他們對我們和樂迷之間的過去與未來的連結,進而理出一個像總結一樣的整體概念。



拍攝 MV 差點發生重大車禍?

Nu:其實拍【也許你不懂 】最困難的事情是那台古董車,為了要找適合這MV故事的古董車就找快一個月,在我們要去拿車的時候,老闆突然和我們說後面車牌掉了,會有被警察攔下的問題。不僅如此,當我們上車時發現駕駛座車門壞了,無法從內側打開,車子不但沒有空調,車窗車門關不緊,最誇張的是連油表都壞了,因此我們必須自己拿油桶加油,車輪定位也有點故障,拍攝途中我們趕路,想說老爺車也開不快就盡量開,沒想到途中有一台警車竟然鳴警笛開始跟著我們,示意我們停車,原來該路段速限100,我們開到快要時速120,警察雖然最後對我們開單了,卻還是連連稱讚老爺車能開到120真不簡單。

查查:因為整個拍攝過程都只有我們兩個人,所以許多攝影器材都是自己架設,有一次我坐在車裡,Nu 出去架設腳架,可能因為車有點老舊我手煞車沒有拉緊 ( Nu:這個跟車老沒有關係... ),總之車子就自己往前了,在車子正前方的 Nu 嚇的趕快跳開,但其實我不知道怎麼讓車子停下來,所以 Nu 就上演特技直接跳上車幫我煞車 ( Nu:因為撞到我是小事,但如果她再往前開是時速70公里的十字路口,查查還坐在副駕駛座又沒繫安全帶,當下就趕快跳進駕駛座,把手煞車拉起來,還對她吼了幾聲),車子才終於停下來。


當我們在唱歌時,我們就是藝術家


創作歌曲時有沒有曾經一度陷在歌曲當中?

查查:這種狀況其實不多,但我們這次專輯裡的一首歌叫【 青玉案 】,曲風是中國風,像電影「末代皇帝」那樣的氛圍。明明已經結束錄製要休息了,可是晚上一開門就感覺好像打電動按開遊戲畫面那樣又看到清朝風景,明明走在現代街上,卻一直感覺在昏昏暗暗的宮廷氛圍裡,腦中一直看到清宮龍椅的畫面。直到錄製下一首歌,才慢慢消逝這感覺,但沒想到這首歌卻是整張專輯全部錄完後我最喜歡的一首歌。


一個喜歡唱歌常忘了外在世界,

一個喜歡音樂的世界卻不喜歡唱歌...

Nu:其實我自己不喜歡唱歌,也不善溝通,但我們倆個以前都是玩樂團,所以我可以用比較直接的語言去跟他溝通,以我的觀察我覺得她在幫別人當配唱製作人時,比較清楚知道要的是什麼,但當她自己在唱歌時,有時候會忘了自己要什麼,譬如說為了表達某種情緒會做到太極致,反而超出整個音樂畫面的和諧感或是大家可接受的範圍,偶爾回到櫻桃幫的聲音,偶爾又會出現很前衛電子的聲音,這也有可能跟她的雙子座性格有關,在當配唱製作人時也許可以很客觀,但在做自己的音樂時,常常容易極左或是極右,投入較多自己的喜好。這時我就需要站在客觀的角度,去直接的跟她溝通,其實有時候很簡單,她把事情想得太用力太複雜了,會不小心的沒自信覺得好像做不到,反而是應該把過多情緒和主觀收回來,用輕鬆直覺一點的方式去唱感覺就會對了。


妥協不是讓步,而是讓彼此更好!

Nu:多人團體就像大家都要一起蓋房子,但每個人心中想要的房子都不一樣,只能綜合五個人的意見,蓋出大家理想中的樣子,我們從前在團體裡就是這樣,但現在兩個人,就變成這次蓋我的房子,下次換蓋你的房子,我希望作品完成時兩人都能達到最完美的程度,只要有一方不夠滿意,我就會改到她喜歡為止。


[banner=2293]

                  遇到我不知道的東西,我就會想辦法去解決,否則它就會變成問題


為什麼會在Youtube頻道上創建【原子邦妮 - 地球日誌】這個單元呢?

Nu:我們之前住在北京兩年,每天都在工作室裡面創作寫歌,但裡頭很多不是給我們自己的歌,而是給別的歌手演唱或是幫電視劇做主題曲。但每個月我們都還是會帶著自己的創作到當地的live house,像是Mao等地,去演出。我們看見當地樂團做的音樂曲風都很極致,甚至還有帶著牛頭馬面演唱,或在服裝造型舞台上豐富的設計,這時我們深刻理解到,創作不只侷限在「音樂」上,包括畫面呈現,任何一個環節,任何一種模式都可以是創作。後來搬回台灣後,我們開始接觸些影像方面的器材,於是決定開始錄製地球日誌,也將它視為一種創作,從一開始只是單純紀錄練團,到後來是紀錄巡演分享生活心情,並將它發佈在YouTube,不知不覺也變成了一種我們跟樂迷溝通的管道。


當有一人宣布退出時...

Nu:OK 阿~其實我常在想這件事情,也曾問她一直在做同件事情不會覺得無趣嗎?因為我已經具備這個技能了,該如何進步也熟悉其中的運作,我其實是可以做另外件事情,像廣告配樂、電影配樂、幫別人寫詞曲等等,有空時再回來做音樂。

查查:其實我到目前沒有這個念頭,我只會去想像如果其中一個團員離開,我可能會去嘗試做不一樣的音樂風格是我自己可以達成的,或是幫別人配唱、當幕後等等,但跟音樂還是有關聯。


我覺得這世代最大的問題  就是大家都放錯焦點


許多人都會說創作歌手沒有主流市場來得大,難以生存等等,你們對此的看法是什麼?

Nu:其實我覺得現在已經沒有分主流或非主流,因為資訊流通非常快速也方便,每個人都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吸收資訊方式和平台,所以要發佈你自己的東西也不像以前一樣有單一媒體高門檻的問題,如果你今天決定要做某件事情,那你就去做,你也一定可以找到做的方法跟曝光的平台,不要太在乎那之外的事情,在這時代其實不需要別人告訴你要如何去做,而是要去找到適合的方式堅持下去。

查查:我們私底下有一些演員朋友,有的演員會說經濟不景氣沒工作,但同樣有的演員他自己寫劇本演小影片,我覺得跟創作一樣,你說現在社會是一個很艱難的時代,但卻是一個很自由的時代,不用等別人,反而是看看自己有沒有辦法做出來。


最不能忍受對方的壞習慣是…

Nu:因為我們只有兩個人,我的個性比較急相反的她比較慢,所以當我往前衝時,查查反而會猶豫不前,但很多時候她在背後,反而看見很多可以改進的事情,然後提出來一起改進。

查查:我就覺得他很快,有時候沒有耐性,但有時候又覺得是好的,最近慢慢的我發現那只是不習慣而已,有時他的「快」處理方式又是對的,因此我會慢慢去了解他。



許多創作樂團正在努力堅持做自己的音樂,原子邦妮想說...

Nu:兩年不在台灣,剛回來的時候我在台灣所有線都斷光了,很多廣告、電影公司都已經注入新血,許多人已經取代我了,除非我降價,因此我陷入低潮,於是我把所有時間都拿來寫歌,那時甚至規定一個禮拜要寫兩首歌,所以我覺得創作者不必擔心,就是不斷一直創作把作品丟出來就對了,因為市場會反映你的歌曲,當你決定把這個藝術品推出去時,當然也要在乎別人的感受,有位歌迷在看完我們的演唱會之後,來私訊我們說她原本準備自殺的,但因為我聽完你們的音樂後,我想活下去,聽你們更多的歌曲,因此我覺得我們在做的這件事情我覺得有另一種義務和責任


後記:抬起頭,編輯看見一位女孩,對著攝影鏡頭開心的向大家介紹她來到 JUKSY 辦公室,首次與原子邦妮見面,兩人不忘捕捉畫面錄製原子邦妮 YOUTUBE 頻道【 地球日誌 】訪談過程也相當愉快輕鬆,談及作為音樂人必須面對的市場現實面,內容雖然沈重但查查和 Nu 卻和我們侃侃而談,看著他們 編輯知道原子邦妮挺過來了,既然我們改變不了這快速冷冽變化的世代,那就改變自己調整心態,像原子邦妮一樣富有力量勇氣的往前

RECOMMENDED
專屬推薦

RELATED
延伸閱讀

本站圖片部分取自於網路,若有侵犯版權煩請即刻告知。
資料來源
COP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