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不只有「草東」!特搜 2018「樂迷必入坑」 4 大獨立樂團 這團竟大膽提倡反政府主義?

早小安
By 早小安 Jan 28, 2018 in 音樂

自從去年在金曲獎一舉奪下「最佳新人」、「最佳音樂」以及「年度最佳歌曲」3 項大獎的「草東沒有派對」打敗眾多樂壇前輩、高呼聲新人成為最大贏家,一直被視作文青、地下文化的獨立樂團也終於站上了主流為大宗的螢光幕下,而「草東」的厭世不僅使他們擄獲廣大歌迷,藉由 4 個人所組成的樂團也成為了帶動台灣非主流音樂的推手,使得獨立音樂受到更多人關注,編輯今天就整理出「唱出台灣最厭世的一面」5 大獨立樂團,一起了解這些歌詞背後究竟想傳遞給台灣人民什麼意涵吧!


康士坦的變化球

成軍 3 年後才於 2016 年發行《擱淺的人》異軍突起的「康士坦的變化球」,集結了後搖滾樂團《草莓救星》吉他手、和聲及重金屬樂團《INFERNAL CHAOS》主唱,康士坦的變化球的曲風並不如傳統後搖滾來的陰鬱,卻也沒有重金屬的狂熱嘶吼,他們所創作的歌曲宛如從灰燼中再生,如果曾聽過單曲〈餘燼〉、〈在你死後才想起曾經陪你去散步〉,在平鋪的吉他刷弦、合成器營造出的電子份圍,並且在加快、重節拍的鼓聲下,康士坦的變化球雖然以悲傷的旋律帶出了他們的歌曲,卻在曲末以爆炸性的結束帶給樂迷重生的希望。



Hello Nico

說起台灣最具爆發力的女主唱,那麼不得不提起在去年於發表平台「街聲」蟬聯多週冠軍排行的「Hello Nico」,成立於 2013 年便因為以合成器作為樂團基底,曲風搖滾卻充滿濃濃電子樂風格,四處表演累積實力、以成熟編曲聞名的 Hello Nico 在當年出道便入選 2013 年指標性活動「大團誕生」,更被評為最有潛力樂團。相較於獨立樂團多以歌詞反映現實的殘酷,Hello Nico 創作的歌曲多是由自身情感出發,強調我們被迫接受社會後的心境、想法,在聽完代表曲〈花〉、〈荒蕪〉更不難發現 Hello Nico 創作的歌曲十分有畫面感,也因此能深深打入歌迷們心中、療癒每個人心靈的傷痛。



The Fur.

如果是初次聽到「The Fur.」的歌曲,相信不少人會產生「樂團中清流」的印象,成立於 2011 年,在 2016 年正式開啟了樂團活動,並且獲選成為當年的搖滾台中,原創音樂合輯中的樂團之一。也許正因為 The Fur. 以夢幻流行作為樂團曲風,充滿迷幻、彷彿跳脫現實的編曲、歌詞成了標記,也立刻在一片重金屬、嘶吼吶喊聲中脫穎而出。在吉他、輕快旋律的貝斯手以及合成器有默契的交融、互相填補下,The Fur. 由溫柔甜膩的主唱帶出了一首首聽了不自覺隨之搖擺、放開懷,並且想立刻衝到草地曬太陽的歌曲,不玩樂器技巧、毫無大肆宣洩,The Fur. 的低調、神秘反而引起越來越多歌迷願意墜入他們的迷幻世界。




顯然樂隊

很難定義「顯然樂隊」主打的曲風為何,有著〈低賤的人〉迷幻搖滾集結懷舊;〈他死在熱烈掌聲之中〉另類搖滾,也有著〈我只是想要被喜歡〉下馬威式的放肆怒吼,然而對不少歌迷來說,對顯然樂隊的第一印象除了多變的曲風,最多的仍是女主唱宛如戲曲般的聲線。有了向社會宣示的康士坦的變化球、探討人性脆弱面的 Hello Nico 以及使人從現實裡解放的 The Fur.,由一女三男組成的顯然樂隊不僅透過歌詞宣示左派思想,更用以倡導女權。


從 3 年前的〈他死在熱烈掌聲之中〉中的「朋友苦口婆心的勸他,都快餓死了別再管,他媽的革命口號」,一直到深獲歌迷們推崇〈低賤的人〉裡「你長大以後,要做個讀書人,嫁個好老公,過幸福的一生」,顯然樂隊在近年來於搖滾樂團中逐漸展露頭角,憑藉的不僅是主唱獨特的唱腔,更是歌詞中直搗人心以及諷刺被動接受一切世事的人們,使歌迷聽來深有感觸。


在去年因為「草東沒有派對」於金曲獎以黑馬之姿獲獎,使獨立樂團終於能站上舞台,其實台灣的獨立音樂歷史早於 2002 年便由「小白兔唱片」帶起,當時成立唱片行以藉此推廣獨立音樂,然而在台灣歌迷仍崇尚於 S.H.E《美麗新世界》或艾薇兒 ( Avril Lavigne ) 〈Complicated〉等主流音樂的情況下,小白兔唱片只得以邀請國外獨立樂團來台演唱,並發行免費刊物介紹獨立音樂、曲風,希望將非主流打入台灣市場。但在唱片行逐年走下坡,即使著手音樂品牌製作、音樂節等策劃仍敵不過不景氣的音樂市場,小白兔不得不在 2010 年將免費刊物停刊,也使創辦人葉宛青一度認為獨立音樂無法在重見光明。


然而在葉宛青於剪頭髮、隨手翻閱雜誌時的一個念頭:「可能現代人不再會逛實體書店,但總是有那麼一些時刻會想要翻閱實體刊物」閃過,再加上近幾年台灣人對於非主流音樂的接受度越來越高,小白兔唱片這回不再指創辦刊物,而是以雜誌《小白兔通訊》重新出發,書內包含了音樂人專訪、獨立樂團特蒐、音樂活動精選以及各式獨立樂團現場評選等介紹,接著透過「藝文友善空間」的方式,在咖啡廳、獨立書店、啤酒吧或是選物店中以共生的方式,藉此使小白兔得以宣揚台灣獨立音樂。


音樂這條路始終不好走,葉宛青再決定將雜誌復刊時更被勸退無數次,然而「音樂並不是主體,最主要仍是聽力才是反映出文化的觀點」,小白兔唱片不僅是透過復刊找回當年為了宣揚獨立樂、發行免費刊物的感動,更是深耕 10 多年、對獨立音樂、非主流文化的不離不棄。

獨立樂迷搶先看!

RECOMMENDED
專屬推薦

RELATED
延伸閱讀

本站圖片部分取自於網路,若有侵犯版權煩請即刻告知。
資料來源
COP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