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德國、倫敦力邀!打造「鸚鵡人、末日觀」獲歐洲藝文界盛讚 張騰遠開創台灣藝術新潮流!

早小安
By 早小安 Mar 29, 2018 in 話題

從大學畢業並一路到出社會,如果給你 10 年的時間來完成夢想,大家有把握可以在期限內達成嗎?「10 年不長,卻也足以形成一趟旅程」,這句話聽到他人耳裡也許略顯自滿,然而由集結 10 年創作於大成並舉辦個展的藝術家張騰遠說出,不僅是對獨自走來的自我肯定,更使外界看到了 10 年裡的轉變,10 年裡以及未來的的張騰遠,他仍在創作這條路上獨自奮鬥著。對張騰遠而言,10 年裡最大的不同,大概就是他的身邊多了「鸚鵡人」與他同在,而 JUKSY 有幸能邀請到張騰遠以及鸚鵡人為大家做專訪,並帶領讀者們一同走入「鸚鵡人」的世界末日。


最喜歡打坐?原來張騰遠最想捕捉「靈魂出竅」的感覺...

2008 年有不少作品都和眼睛有關,因為眼睛對藝術家而言是最為重要的器官,請問你在創作這些和眼睛相關的作品時也是以相同的心情進行嗎?

這幾間動畫裝置的作品是我對「心神」,靈魂出竅和打坐那種感覺,那種狀態很特別,這幾件作品就是為了捕捉當時的感受而做的。而且這幾件的作品都是在暗室、黑盒子裡展示,一進去就會有兩個眼睛盯著你看,如果你也持續盯著他們看,過一段時間你的身體感會消失,你會慢慢以為那對眼睛是你的,一直到你眨眼才會發現它不是你的,那種心神飄出去又回來的狀態正是我想捕捉的。


作品鸚鵡人使你的作品不只是受到藝術界關注,更吸引台啤、咖啡聽的異業合作,甚至成為你的代名詞,請問這有為你帶來困擾嗎?

其實這對我來說是好事,因為鸚鵡人就是我刻意創造出來的脈絡,我透過它去達到一些事情,像是合作、更多的創作,所以這對我當然是好事,但我不保證他能存在多久,可能明年又是另一個角色。 我也沒有想過要在創作其他角色出來,因為我的想法是如何將這個故事變廣,而是我希望它可以向樹狀圖一樣越來越壯大。



鸚鵡人是帶點諷刺、希望帶給觀眾們一些啟發,那真的有人提出反饋嗎?

完全沒有,我不覺得我的鸚鵡人可以給大家人生啟發,其實我有點刻意的將我的作品、畫面控制在一個平台內,我不告訴你方向、故事劇情和結尾,你看到的就只是眼前的事物,讓你任意想像,所以你看到了什麼就是你的東西, 我的目的也不是希望大家能有什麼啟發。


不甩鐵飯碗,認為當老師超沒意義?

在 2008 年舉辦個展前,請問你的家人有沒有因為你一心想走藝術而反對呢?

因為我大學是念彰化師大,而且我有教師證,以家人的角度當然會擔心,質疑為什麼我不當老師,但因為我很幸運的在 2008 年就有一些成績,我就有藉口把他們的擔心再延後,像我媽媽一直希望我去考老師,但我就會拖延,不過這幾年就真的沒有了,而且我不認為我適合當老師,我覺得那必須要有很大的熱忱和教學的心意,不然一個對學生沒有太大幫助的老師是沒有意義的。


有遇過很好的老師嗎?

其實一路上來,我大學的教授就非常幫忙我、支持我,現在是彰化師大的主任陳一凡,他會看學生來給每個人適合的教學方式,也是他建議我如果對創作真的有興趣,那就去考考看研究所,往更專業的方向發展。因為我大學的作品很多都是複合媒材,教授還租了一台小貨車,載著我和我的作品一路從彰化開到台南去面試。


認為現在的藝術文化都虛有其表?張騰遠最喜歡的藝術文化卻是...

你曾經說過你非常喜歡小叮噹的世界觀,如果要替鸚鵡人創作一個世界觀,你覺得會是什麼樣子的呢?有沒有想過做出一隻動畫影片呢?

我把鸚鵡人的世界觀設定在世界末日,邏輯、信仰和判斷力全部都不存在,雖然有出現其他角色,但這個故事還是以鸚鵡人為主,其他的角色都只是故事裡的小插曲而已。



在那麼快速的時代,你認為要如何保留傳統呢?

我覺得很多東西都只是套一個虛有其表的名詞上去,像是藝術宅,當然會有人買單,但這只是消費,而不是長久之計,雖然這種東西套在藝術上,我覺得並不會那麼順利,不過也有人做得很成功。


藝術家可以說是世界上最孤獨的職業,在 10 年的創作歷程中你喜歡這份孤獨嗎?

我還滿喜歡這份孤單的,就像這次 10 年來的創作個展「單人任務」,和其他藝術家比起來其實並不長,但的確是一個段落,會以這樣的主題是想給自己一個紀錄、肯定,告訴自己:「我也走了 10 年」,並整理出我從 10 年裡得到了什麼。我其實很享受孤獨的感覺,因為那會讓你看到生活其實充滿更多可能性,孤獨所伴隨的其實就是可能性,這種狀態非常吸引我。


藝術家似乎一直以來都與孤獨劃上等號,但也許正是有了孤獨,才能使張騰遠的藝術家之路走得如此長遠,在他所創作的鸚鵡人世界末日裡,即使出現了黑洞君、太湖石君等新角色,鸚鵡人仍是一個喜歡獨來獨往、挖掘末日裡可能性的浪子,就如同張騰遠集結 10 年的個展「單人任務」中所提到的:「藝術創作就像是在執行一個未知、孤寂與可能性的單人任務」,而你準備好和鸚鵡人一同進入末日裡的地球,找尋更多的可能性了嗎?


由於藝術在台灣一直被多數人視作「可遠觀不可褻玩焉」,這也使得多數人並不曉得「張騰遠」、鸚鵡人,或者是藝術個展的新資訊,然而成立於 1999 年的新苑藝術,和台灣多數私營藝廊一般,除了提供藝術家們一個展示平台外,更藉此向台灣民眾推廣新媒體藝術。除了這回所舉辦的張騰遠個展—「單人任務」以外,先前新苑藝術也邀請到日本單色畫大師—北野吉彥,自小便對色彩有著濃厚興趣的他,在受到當代藝術浪潮影響後開始投入藝術創作。與當時風行的裝置藝術、新媒體藝術不同,北野於創作之初便以單色畫為主題,三十年來不間斷地創作單色畫,將色彩質地與形式表現地淋漓盡致。


從極簡藝術到擅長新創媒材的張騰遠,便可看出新苑藝術並沒有將藝廊定位,而是希望能以不同的創作風格,吸引更多元的族群並透過慢慢推廣著新創藝術,如果希望能更了鸚鵡人的任務以及張騰遠的理念,快趁著「單人任務」個展結束前,一同與鸚鵡人冒險吧!


張騰遠—「單人任務」展覽資訊:

展覽時間:2018 / 03 / 09 ( 五 ) - 2018 / 04 / 06 ( 五 )

展覽地點:新苑藝術 ( 台北市八德路三段 12 巷 51 弄 17 號 1 樓 )

票價:免費入場

更多藝文資訊都在這...

RECOMMENDED
專屬推薦

RELATED
延伸閱讀

本站圖片部分取自於網路,若有侵犯版權煩請即刻告知。
資料來源
COP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