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scilla 恭喜你成為會員

JUKSY與你一起玩出不凡

  • 人物專訪
  • 李幸倪

專訪 / 闖蕩香港歌壇 10 年,百變歌姬李幸倪:「粵語歌就是因為夠虐才動聽!」




香港,是一個離我們最近的華語地區,從 80 年代起我們就接受著香港文化的薰陶,包括電影、音樂與流行元素,如今雖然因為網路發達而讓我們的生活多了更多選擇,包括韓流、美式風格或日本潮流,但香港之於我們這個世代的人來說還是佔有那麼一個不可取代的地位。今天,我們邀請了剛推出新專輯《浮世繪》的李幸倪,來自馬來西亞的她,曾在香港樂壇發展十年,還曾在台灣歌唱比賽一戰成名,用她豐富的經歷與視角,聊聊香港音樂在華語樂壇的角色,以及更認識這位百變歌姬:Gin。


延伸閱讀:

香港必逛五大景點懶人包推薦給你!

這些華語經典翻唱歌曲讓你耳朵懷孕!






這次新專輯想帶給歌迷什麼樣的感受?

這張專輯是一張非常多元化的專輯,因為《浮世繪》是想帶給大家不同元素的音樂類型以及不同的題材,其實每首歌都有它鮮明的主題和音樂類型,我期待了這張專輯大概十年,對我來說這是第一次正式的跟台灣朋友說哈囉,所以想藉由這張專輯跟大家好好介紹一下我自己。因為我是一個比較多元化的歌手,就有一個想法想做一張那麼多類型、大家可以看到我那麼多不同面相的一張專輯。


更多深度專訪:

讓華語音樂被世界聽見!ØZI:「我想要成為決定流行的人。」

李榮浩大談對音樂的人生哲學:「可以唱得不好,但是一定要有性格!」



Gin 有哪些面向呢?舉例一下!

這張專輯裡面有很多不同音樂類型,可能有 R&B,有一些比較日系的抒情歌,然後有比較歐美的曲風,比較 powerful 有力量型的那種,其實可以算是情歌但也可以算是比較另類型的情歌,像《以愛情的罪名》。還有世界音樂的元素在裡面,像《浮世繪》裡面就有很多很特別的樂器啊,有一些是來自印尼、馬來西亞的傳統樂器,然後有一些是二胡比較特別的樂器。還有這次很高興能跟兩個與我截然不同 style 的歌手合作,一個就是 BCW,還有另外一個就是陳梓童。兩個都是嘻哈的歌手,就是希望能夠有一些新的火花。



樂壇很少有歌手會想嘗試那麼多曲風,通常會希望能主打一種類型,會不會擔心這樣反而讓人不容易記得?覺得自己有哪些優勢可以駕馭這麼多曲風呢?

其實我一開始也有想過要不要做一個類型的專輯,但我覺得如果我做一個類型的話,就沒有辦法真的向大家介紹自己。因為我自己很喜歡 R&B、Jazz,但如果真的要做一張 R&B 的專輯就會覺得很不足以表達我想表達的東西,好像不夠完整的感覺。因為我在很多不同地方成長和生活,也吸收很多不同的養分,所以我就是很多不同類型都可以,很多不同語言的歌曲我過去也唱過,加上我從小接觸很多不同音樂文化。缺點就是要聽完我整張專輯才能夠認識我是誰。因為用一首歌只能看到我一小部分,所以比較難的是要花很長一段時間認識我,然後聽我的故事、聽我很多的作品,才能夠更加的瞭解、更加的認識我。



你的歌唱啟蒙是誰?

最開始的音樂啟蒙一定是爸爸媽媽,我覺得其實蠻感恩的,因為從小會那麼喜歡接觸不同類型的音樂,其實很大的關係是爸爸媽媽從小給我聽的音樂都很多,他們兩個喜歡的音樂也非常極端,完全不一樣。爸爸就很喜歡西洋音樂、爵士、然後一些拉丁啊、什麼 bigband 啊,就是很多比較西洋的音樂。媽媽就很喜歡經典的流行音樂,很多來自台灣的。所以我很多經典老歌都很很熟,就是從小有很多機會可以接觸不同類型的音樂、黑人音樂什麼都有。我覺得現在想起來真的太感恩了,所以從小就這個我也有親切感、這個我也喜歡。他們從小也給我很多栽培,很小就看到我有這方面的才華,然後就經常鼓勵我上台表演,用一個很自然的方式去讓我喜歡舞台、喜歡音樂,讓我長大的時候有機會唱歌就覺得是很快樂的事情,而不是很緊張的事情。



這次和 BCW 合作一首新歌,兩人是怎麼認識的?怎麼促成這次特別的跨界合作?

可以和 BCW 合作是因為我們在同一個公司,然後因為我在做這張專輯的時候,希望可以和不同地區的歌手合作,然後其實製作這張專輯的老師也是來自兩岸三地,所以就是想要和不同地區的人有合作的機會。然後那時候在想要找誰的時候,就想到台灣我們同一間公司的 BCW 是很棒的一個嘻哈歌手,就想說蠻特別的,好像沒有正式跟一個嘻哈歌手合作過,就促成了這次合作。這首歌也是他特地為我寫的,很開心,因為其實一直很希望可以唱這類型的音樂,但是過去沒有什麼機會可以唱到。


延伸閱讀:歡迎來到嘻哈黃金時代!BCW 心中的 OG :「 不是很有成就、很會唱的饒舌的歌手就能成為 OG,而是⋯」


SOURCE:環球音樂@YOUTUBE



未來會有哪些新計畫嗎?期許自己能夠為華語樂壇帶來哪些新的火花?

我覺得自己比較有趣的一個背景是,我是馬來西亞人,馬來西亞是一個多元種族、多元文化的地方。然後又到了香港,生活了九年,然後兜兜轉轉第十年又來到台灣,也去過中國大陸很多地方,就是覺得我自己人生有很多色彩,也有很多不同經歷,就我希望將這些有趣的經歷和畫面都放在音樂裡面然後跟大家分享。因為我接觸的東西,我的人生也可能比較有趣一點,所以可能做的音樂也會比較不一樣吧。



你很長時間在香港發展,也有很多香港歌手喜歡你的歌.你覺得粵語歌最大的魅力在哪裡?

粵語是一種很特別的音樂,因為我唱過那麼多種語言的歌,我覺得廣東的歌是最難唱的。它和其他語言的音樂不一樣是因為它比如說國語啊、英語啊其他語言都好,你愛怎麼唱就怎麼唱,你就是跟著音樂的 flow 跟感覺去唱就可以。但是粵語歌要很著重於歌詞,然後他的旋律會因為歌詞有一些限制,很特別的,比如說一個一個舉例好了,國語「我愛你~」你想怎唱都可以,但粵語那個因一定要是一個音就要聽得出是我愛你,可能你去調轉它低音變高音,高音變低音就會變成別的意思。這就是粵語歌一定要保持的一樣東西,它不能變,它一變你就會不知道他在唱什麼。所以它才可以一直保留那種韻味在裡面,其實是因為歌詞。





就你觀察,現在的粵語歌跟以前有什麼變化?

現在要表達的東西很多,就像剛剛有說粵語歌的歌詞很重要嗎,就是很著重於歌詞,甚至是旋律、編曲什麼都要讓步,反正歌詞就是第一。然後以前就有那種很單純的表達,以前的歌比如說《一生中的最愛》什麼的,就是很直白的一些表達。但現在流行歌曲有一大堆想表達的故事,一首歌就說了人的一生在裡面,就很多的情緒在裡面。所以我覺得以前就有種很純粹的感覺,就以前的歌有種味道,很簡單的感覺,現在就很像很有深度、很內斂,然後你就會開始欣賞他們的文筆、文彩。就會覺得填詞人好厲害,怎能寫成這個樣子,然後又可以在那麼多旋律的限制之下找到那麼多的字去填上去,所以現在就是有不一樣的欣賞角度。



跟台灣的歌曲比,兩者有什麼不同?

整個味道就很不一樣啊!就好像說那個發音啊,廣東的粵語那個發音一定要保留自己原本的感覺在裡面,然後台灣音樂其實也蠻多元化的,裡面有很多不同的發展、發揮的空間,就是不同類型,不論嘻哈、R&B 還是什麼類型都好,就是比較可以自由地去發揮。然後我們常說我們很努力在給廣東歌很多新的面貌,但是感覺上可以一點一點的去改變,但還是不能夠那麼的 free,因為那歌詞還是會有一定的限制啦。



同樣作為華語地區,粵語歌在兩岸三地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歌路、曲風、語言....)

我覺得每一種語言的音樂代表是那個年代的一些發展,像台灣的音樂就是在講述當下的情境跟故事,然後香港也是。我覺得一路看來也會感覺到很多的變化,那個角度也會很不一樣,為什麼我會這麼說呢,因為有些歌本來是有粵語的版本,然後就重新填詞變成國語的版本。但是那個角度是用港式方式去寫的時候,台灣的粉絲就會說這歌詞怎麼絕、那麼灑狗血,但港式的方式就是這個樣子。就像我很多新歌會用那種很「狠」的那種...就是很極端。因為每個地方的文化都很不一樣,有些很虐心啊。我覺得香港的聽眾都很喜歡很虐心的一些作品,因為可能要發洩啊,平日太壓抑。如果是那個歌的題材越「慘」就越有共鳴。真的就是一個發洩!你看很多什麼容祖兒的那些題材都是越慘越多人喜歡的。


SOURCE:容祖兒@YOUTUBE



推薦幾首必聽的粵語歌給台灣的聽眾。

林憶蓮有一首歌叫《哭》,我覺得題材太好,而且因為我很喜歡林憶蓮,他整首歌的那種演繹真的太棒了,神曲我覺得,太棒了!一定要聽,真的。還有《月球下的人》我自己的歌,它是一首很有韻味的歌我覺得。就很像很適合晚上自己一個人聽,回憶就會湧現的那種。Eason,也有很多歌很好聽。《可一可在》好聽,就是他最新的專輯《L.O.V.E.》裡面的,他自己寫的。然後他的主題就是很多愛啊,然後他整張專輯都是和他一起巡演的 band 一起寫的,所以它整張專輯聽起來很有愛的感覺,然後特別有感覺。就是很能夠感覺到他想表達的那種團結,就是音樂人之間那種愛和默契。我就非常喜歡他這張專輯的概念,因為他們就是之前做那個巡迴演唱會,然後就相處很長的時間,大家沒事做的時候就一起寫歌,所以就能感受到他們那種默契和友情、情感。

SOURCE:滾石唱片@YOUTUBE


最後,想對台灣歌迷說什麼呢?

謝謝你們一直以來對我的支持,我知道你們等我發片等了很久了,很多都是從我參加歌唱比賽踢館時就一直支持我的,直到現在,我終於發國語專輯了,謝謝你們一直都在,沒有離開。這次專輯有一些小巧思,一張專輯內有兩張碟,各有不同的連貫性,希望大家會喜歡,發現我想帶給你們更多不一樣面向的李幸倪。


EDITOR:Nancy

PHOTOGRAPHER:Pango

ASSISTANT:Lisa

HAIR:Eve Chiu @ Muse Hair
MAKEUP:Andy Leung @ndnco.co



本站圖片部分取自於網路,若有侵犯版權煩請即刻告知。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