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scilla 恭喜你成為會員

JUKSY與你一起玩出不凡

專訪/活在當下、不留遺憾!如果只剩一首歌能活⋯柯佳嬿、謝博安:「跟平常一樣開開玩笑就好」
  • 你的情歌
  • 柯佳嬿

專訪/活在當下、不留遺憾!如果只剩一首歌能活⋯柯佳嬿、謝博安:「跟平常一樣開開玩笑就好」

Cam、Rolling、Action!當名為人生的電影正式開拍,伴隨著哇哇大哭來到這世上,就跟 20 出頭歲時的我們一樣,被湍急洶湧的社會趕鴨子上架。你可能會因為跌倒摔跤體會到現實、因為關心擁抱感受到希望,也有可能在苦不堪言的低谷遇上一生的伯樂。人啊,出場的順序真的很重要。當我們選擇要用什麼姿態迎戰,就會帶著什麼模樣抵達遠方,更重要的是,這條路上只准往前、無法回望。沒有腳本的戲正在上演著,身為主人公的我們,又該如何在所有場景中不留遺憾?



這個世界上有多少特別的相遇,讓我們深信不疑緣分的奇妙,儘管如此,要完全不留遺憾還是太難了,雖然我們很難屏除製造遺憾的可能,但我們卻能降低它的機率,甚至是帶著它往前,這樣有點可惜的滋味,或許才是人生吧,就像 1 月 23 日上映的電影《你的情歌》中為各位準備的愛情習題一樣,旁人無從置喙,唯有親身去經歷才能得到解答。因此今次或許沒辦法與各位分享如何避免遺憾,但關於愛的千姿百態,柯佳嬿、謝博安倒是有話要說。


延伸閱讀:
沒想到他這麼會演?盤點 5 位被唱歌耽誤的「鮮肉男星」!網友:「最後一位真是彩蛋⋯」


 一趟自己與角色的療癒之旅 

「我好像跟角色一起被療癒了。」柯佳嬿遇到《你的情歌》這部電影時,剛結束《想見你》的拍攝,深陷悲傷情緒中的她,覺得這一切都來得那麼剛好:「每天都有好聽的 Live Band、穿越過很多花田,藉著這個過程去沈澱、恢復自己的狀態,拍戲時我也沒有刻意去準備什麼,因為那時候的我很接近『余靜』。可以跟角色一起成長,最後找到自己的出口,是一件很奇妙的緣分。」而除了狀態之外,柯佳嬿認為她跟余靜也有許多相似之處:「我跟余靜最相似的地方是對愛的執著,但我們執著的方式不太一樣,余靜的執著是會追問一些沒有意義的問題,我覺得有時候太想打破砂鍋問到底,反而會困住自己,因為一段關係若走向破碎,再回溯細節,其實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輕柔的語調中,柯佳嬿字字句句鏗鏘有力,那是她多年來跌跌撞撞所習得的經驗值,也是她認真對待自己、對待生活的要與不要。



(才發現原來剛剛對談起來那麼有感,是因為博安一直在旁邊彈吉他,完美的 BGM。)


「那時候收到導演的 E-mail 邀請我來參加試鏡,當時心想,這真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啊!」謝博安一開口便展現他大男孩直率的個性,把眾人逗得哈哈大笑,他接著說:「我高中讀的是戲劇班,後來大學考上電影系,一直以來都對表演很有興趣,所以就決定試試看。而且我覺得這個角色不管是年紀、經歷、長才,或是某個程度上的個性都跟我有蠻多雷同的,不過還是有不像的地方,像是我私底下其實比較外放,也不太會有害羞的時候,『李東朔』真的太悶騷了啦!」說完這些謝博安甚至補充「我的靦腆都是裝的」,話語中帶點幽默,但也十足真摯。你對他的印象還停留在《超級偶像》時期嗎?別鬧了,現在的他很不一樣,雖然面對音樂仍會快樂得像個孩子,但之於夢想的堅持卻成熟得出乎意料。往下看你就會感受到。


更多 JUKSY 專訪:
專訪/這樣也能紅?要有兩把刷子才能把握舞台,許光漢:「我只是剛好很幸運而已。」


 哭是一件很難為情的事 

初登場便在電影中有吃重戲分的謝博安一副坦然地說:「我平常不是一個會表露自己情緒的人,所以哭戲對我來說是很大的挑戰,我也知道自己真的很不會哭,也有先請教過同儕、老師,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很好地引導出情緒,也自己在家練習了很久,我真的已經很努力了,相信下次會做得更好。」




面對指教非常豁達的他,也回想起當時拍攝哭戲的情況:「因為我不是一個很喜歡想自己委屈面的人,也不是一個會讓自己思緒產生很多高低起伏的人,所以拍攝哭戲的時候,我大概九成都是想著阿東的狀態,親人過世、他的孤單⋯等等,老實說我也是一個蠻孤單的人,所以當下阿東的頻率就正好跟『謝博安』對上了。」語畢後他趕緊補述希望大家還是不要太期待下部作品的哭戲好了,不然他怕想哭但是哭不出來,會被期待萬分的各位詢問:「博安,還好嗎?」


與謝博安不同,一旁的柯佳嬿則認為一旦哭戲找到訣竅後並不難,她認為最難的反而是忍住不哭,她說:「我覺得哭是一個人獨處時候的事,它非常的私密,代表著內心感受需要被釋放,那是你軟弱的一面。但拍戲時卻要反其道而行,你必須在很多人面前展現悲傷的樣子,不怕自己的脆弱被看見,這其實是需要一點時間適應的。女生可能還比較簡單,但很多男生從小就被教導不要隨便掉淚,要把情緒藏在心裡,藏久了好像就更難放開了。」柯佳嬿也透露自己其實是一個很容易感動的人,看電影會哭、動畫片也會,只要情節觸動到她感性的神經,就會立馬掉眼淚。



這時謝博安突然眼睛一亮:「我超喜歡動畫片的,上次看《可可夜總會》哭到不行。」柯佳嬿點點頭表示認同,然後好像話匣子打開一樣地說:「還有《打獵季節》!我還記得最後要帶熊回家的那一幕,他置身戶外看著身旁的場景,然後突然恍然大悟地説:『你已經到家了。』當下我就在電視前大爆哭,我弟還問我怎麼了,但其實也不一定是難過,很多時候是因為共鳴。」接著一旁突然冒出畫外音:「眼角泛成水災,中了中了。」(博安,還好嗎?)


但事實是我們有點聊遠了,好似有掐在訪綱上,但其實一直轉不回來的話題,時常聊開的訪問,就好似超展開的人生,無法控制,但驚喜有趣。


延伸閱讀:
又一準備追爆的台劇!《想見你》柯佳嬿「34 歲演 17 歲」穿上高中制服怎能嫩成這樣?



 「天總是會亮的。」 

問「印象最深刻的對手戲」前,默默在心裡預想著他們會回答那場哭到不行、淋著大雨,還是慘不忍睹的告白戲?結果都不是。



柯佳嬿說:「我對他們兩個去秘密山洞、岩石地的那場印象很深刻,不是因為什麼太激烈的情感,而是這整場戲的氛圍。我很喜歡跟阿東坐在那的對談,兩個角色呼應著周遭黑暗的環境,很符合他們的心境和狀態,是黑暗的、是晦澀的,他們的浪漫飄散在這些海風與海水中,繼潮濕又黏膩,他們很惆悵,但卻可以感受到快樂,那些光其實是來自他們的心。」


謝博安:「我沒有那麼浪漫,我喜歡騎腳踏車。(笑)一開始拍戲時,私底下跟佳嬿姊沒有那麼多話聊,但我還記得我騎腳踏車載她的場面,只有兩個人在車上,不講話真的很尷尬,甚至還有一段路是上坡,那時我心裡就在想,不能丟臉,不能讓女生覺得自己好像很重,但道具車不是一台很新的車,我要踩很快才能爬那個坡,但我覺得還蠻開心的。」而柯佳嬿也回想起當時的情形笑了出來:「他真的很喘,大家都在幫他加油。」




兩場戲看似氛圍不同,卻是電影中連貫的劇情。就猶如他們所敘述,這場戲從天亮到夜晚、從滂沱到天晴,以悲傷堆疊出快樂,不論是余靜還是李東朔,面對受過傷的自己,仍大步走到了這裡,大口呼吸著新鮮空氣,感受黑暗中即將迎來的陽光,那一刻,他們似乎都明白了點什麼。就像柯佳嬿在她拍攝後的發文中寫下:「但我猜想他們不會害怕夜晚,因為,你知道,天總是會亮的。」


更多 JUKSY 專訪:
如果不演戲會怎樣?邱澤:「我好像也做不了別的事!」温貞菱:「我會不知道怎麼與人相處⋯」


 YOUR LOVE SONG. 

「每個人心裡都有一首情歌。」柯佳嬿説這是《你的情歌》所要傳達的概念中她最喜歡的一個。「音樂與情感是一種連結,某個時期你會很常聽一首歌,過了很久之後你再聽見,或許你會想起那個瞬間,浮現一些事、想起一個人,也可能會懷念起那時候的自己。」而謝博安則最喜歡《你的情歌》是小人物的故事,他說:「不管是哪個角色都有自己比較不堪的生活面,但我覺得有時候大家就算帶著黑暗,但相處在一起時,會產生一種新的力量。有看電影的話就知道,未來也沒有說多特別,大家就是持續完成著自己該做的事情,然後再出現新的目標,然後再完成。可是能確定的是,在經歷了這些事情後,大家都會往更好的地方走。其實很多人會想說,每天起床就是上課、上班,但是沒有,與身旁的人相處的每一天都會是一種收穫,也是生活中最重要的部分。這部電影很貼近人心。」



你也想起那麼一首歌嗎?在低潮時陪伴著自己度過無數黑暗的日子,它讓我們撕心裂肺,卻也讓我們拾起勇氣。《你的情歌》就是這樣將所有撫慰人心的音樂都嵌進了電影中,期盼能夠為每個遇上十字路口的人們打氣、抹平靈魂的焦躁,多少獲得一些靈感後,重新出發。看到這,你可能以為這部電影只有浪漫?噢不,我說《你的情歌》就像是一本不譁眾取寵的小說、一篇以光為名的新詩,抑或是這個城市中你和我之間的,平凡日記。


更多 JUKSY 專訪:
專訪/J.Sheon:「我以前是拒聽華語音樂的,是因為『他』的歌我才決定踏入這塊領域!」


 LOVE IS?

 REGRET IS? 

問世間情為何物?就連古人的智慧都難以參透。愛是什麼?你們是否也曾這樣疑惑自問,於是我們懵懵懂懂地一路追尋、衝撞逃避,從不同的故事和不同的人身上,感受愛的形狀。回想過去與現在的自己,之於愛的定義到底是什麼?


柯佳嬿:「我不敢說我很懂愛,但我覺得愛是件需要不停去學習的事,而那個時間可能是一輩子。人會變,人會成長,隨著你的成長和經歷,愛的樣子也會階段性的改變,你也要一直花時間去調整。學習如何愛人這件事,也許不會有停止的一天。


謝博安:「我覺得愛是一種選擇。我是一個比較極端的人,也比較敢愛敢恨,愛也不是單指愛情,也有親情、友情。就像如果你選擇不跟一個人聯繫,那有一天有什麼遺憾或來不及說什麼的話,也都是自己必須去承擔的。每種感情都是選擇,你要為這個選擇負起責任。




也是,在不同年紀、遇到不同的人、經歷過不同的事,想法也會隨之改變。不過難道沒有糾結、困惑、後悔,甚至是感到遺憾的時候嗎?


「如果先不論遺憾不遺憾,我的情緒其實蠻好搞定的,我會給自己一段時間難過,不會覺得我現在狀態不好,就要強迫自己趕快好起來,反而是會哭一哭、跟朋友說說話、出門走一走,照著這樣的節奏安放自己內心的脆弱。」現在已經很懂如何安慰自己的柯佳嬿認為,情緒的樣貌千變萬化,就算遇到低潮也不用急著去解決,把自己逼太緊反而會陷得更深,她接著說:「負面也是一種情緒,你不能不留空隙給它,應該要去感受和經過,但是也要記得提醒自己不要停在原地,你明明知道不快樂,也知道什麼樣的自己才快樂,那就要想想辦法,督促自己該站起來了。」輕聲地、溫柔地,在柯佳嬿的世界裡,沒有比真實感受內心更重要的事,若不愛自己,別人怎麼愛你?


謝博安則説:「我對於自己而感到遺憾的事沒有很多,通常會讓我感到遺憾的,大部分都是我不能決定的事。因為我平時是一個比較果斷和直接的人,第一刻就會決定要或不要,當然也有很多人建議我不要這樣,要學會柔軟一點,不然會錯過很多美好的事物,但我覺得不管是什麼事情,要自己覺得美好,那才會是美好的。」一旁的柯佳嬿聽完忍不住問:「你是什麼星座的啊?」在紛擾的世界裡自成一套邏輯,清楚地將自己的喜好劃分、條列,在謝博安的小小宇宙裡,他盡情展現了天秤座獨有的固執,還有那勇於捍衛初衷、所愛的不變。



不過不同於柯佳嬿面對低潮的方法,謝博安誠實地説自己其實是個很享受負面情緒的人,因此他們有了這樣的對話。

柯佳嬿:「太享受不好啦⋯⋯」

謝博安:「對啦,但我覺得沈浸在這樣的情緒裡,蠻夠味的。」(這詞用得真妙)

柯佳嬿:「你是不是要在這樣的狀態裡,才會覺得自己真實的活著?」

謝博安:「摁對。」

柯佳嬿:「那你會不會是因為這樣才哭不出來?因為你已經太習慣低頻的步調了,當你狀態不好時就會想把自己關起來與自己獨處、對話,你應該要試著把大部分的狀態都拉到標準值上,才有辦法感受到周遭的變動,察覺現在到底是否快樂,不然你一直將低頻視為正常的話,一旦接受到比它還低的情緒,可能就要花很長的時間去恢復。」


雖然又有點聊遠了,但也從這段對話中,實實在在地看見了兩人獨特的個性。雖然謝博安說自己很固執,但卻很願意聆聽;雖然平時的柯佳嬿很內斂,但卻樂意給予。有時候,在一來一往中,好像才有辦法理出一點頭緒,相信自己,也試著依賴別人。(對了,佳嬿建議博安去看喜劇,說不定對哭戲很有用。)(再次反其道而行)


更多 JUKSY 專訪:
專訪 / 不只是小鮮肉!金馬準影帝巫建和、許光漢的超佛系對談:「其實最難演的是周星馳喜劇!」


 計畫/堅持/初心 

作文題目:《我的夢想》。小時候這個作文題目大概已經寫了不下 10 遍,你還記得你寫什麼嗎?我們常說,人因夢想而偉大,但有時候當我們說出想做的事情時,卻會被嘲笑和反駁,漸漸地,好像就會忘了當初的心之所向⋯⋯儘管這世界如此紛亂,還是有一群人在為理想與夢想努力著,踩著自己的步伐,就算緩慢也不放棄,因為關於「初心」,他們從未忘記。



若從周杰倫〈楓〉這支 MV 算起,今年便是柯佳嬿出道 15 周年的日子,她 2006 年在首部電影《一年之初》中便有亮眼的演出,2009 年時因參與電影《艋舺》獲得第十二屆台北電影節最佳女主角提名,再後來更以《必娶女人》拿下第五十一屆金鐘獎最佳女主角獎殊榮⋯⋯柯佳嬿這幾年來真的很拚命,每次帶來的作品和角色總會讓人耳目一新,甚至可以從中發現她骨子裡藏著的叛逆和樂於挑戰的不服輸。那她的下一步呢?「我的心態其實還蠻開放的,盡量保持彈性,不會排斥去嘗試任何東西,但我覺得愛情戲真的演太多了,如果未來能有不一樣的角色是最好的,有機會的話也蠻想嘗試舞台劇的。另外,像是試試看寫一本書、一個劇本,或是可以在年底前跟朋友拍個短片⋯但都還在計畫中。」請各位拭目以待。




用《超級偶像 7》總冠軍來介紹謝博安似乎有點落入俗套,這次就用音樂家 aka. 演員來開場吧。樂團鹿洐人吉他手兼主唱、初次登上大銀幕的新生代演員-謝博安,今年 21 歲,是人們口中天生有舞台魅力的那種人,如果你有所懷疑,就去聽聽他的歌,因為那些旋律裡充滿了義無反顧的真誠,就猶如他與他的團員想傳達的信念:「願能夠成為一種力量、一種撫慰。不一定是良藥,但或許可以是一時半刻間的需要。」超乎年齡的成熟是他在這幾年跌倒後,又奮力站起所得來的。


他說:「節目剛結束的時候,算是比較輝煌的時期吧,但過了那股熱度後,我其實有蠻多負面情緒的,突然有種自己被用完後拋棄的感覺,不過好險有經歷過這樣的日子,我才能意識到原來自己所處的世界是充滿自由和創新的,我不一定要在別人的包裝下做事情,我可以有自己的思考、行動、選擇,也可以做自己喜歡的音樂。若要說這幾年下來,不變的就是我對夢想的堅持,因為不做這個的話我也不知道要幹嘛,我也不想要放棄;而改變的是,我覺得對這個世界和對自己的態度都更加成熟,懂得為自己負責。」你說,遇到挫折到底是好是壞?或許深陷其中時會痛苦萬分,但一旦我們願意用不同的角度去看、去相信,那低潮或許也是一種認識自己的好機會。


更多 JUKSY 專訪:
專訪/樂於被稱作寫〈買榜〉的人?!rgry :「最重要的是演唱的人,音樂就是音樂。」


 就算世界末日也要討價還價⋯⋯ 

訪談來到尾聲,好奇如果有一天睜開眼睛,突然發現今天是世界末日,而且只剩一首歌的時間能活,你會想做什麼?

佳嬿、博安:「能不能給我一首歌的時間~」(唱了一小段才冷靜下來)

柯佳嬿:「蛤~好短喔,可是順子有一首歌是七分鐘欸。」

(哇,世界末日還在討價還價,那就這首吧。)(好沒原則的編輯)

柯佳嬿:「我覺得反正都要世界末日了,就看看身邊的人事物,跟平常一樣就好了。」

(一首歌實在太短了⋯⋯by 還在碎念的佳嬿)

謝博安:「我應該會打給爸媽、朋友,開個玩笑,其實蠻幽默的。跟平常一樣,不留遺憾。」

柯佳嬿:「還是你會把衣服脫掉然後全裸上街?」

謝博安:「欸我覺得會有人這樣做欸,做一些瘋狂的事情,應該會覺得蠻開心的。」

柯佳嬿:「如果那首歌結束,結果沒有世界末日,不是很糗?街上很多裸體的人⋯⋯」(噗)

謝博安:「然後大家就會摸摸鼻子再假裝沒事走回家裡!」(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的,謝謝他們。最後還是聊遠了,笑太久趕快喊 Cut。




後記:

人與人對談之所以激盪出火花,就是因為「感受」,感受對方的誠實、感受對方的固執、感受對方不同於自己的獨特性,這樣的互動所產生的真實,就算你覺得人生再怎麼無聊透頂,也會在那一刻顯得非常有趣。訪談那天聊到很多關於失去、關於低潮、關於遺憾、關於愛,這讓我想到電影《北非諜影》中的這段話:「你現在的氣質裡,藏著你曾讀過的書、走過的路,和愛過的人。」就像那天因談論起愛的感受而眼睛閃閃發亮的柯佳嬿、就像在經歷過現實爆擊仍無懼前方的謝博安,攜帶著過去來到了現在,誠實地接受了所有的改變。我想,或許過了很多年之後,就算已經不會因曾經跌倒、挫折的石頭而感到隱隱作痛,但它扎實地存在過,比起逃避,我們不得不承認,這些留下的疤痕,成就了現在。當你是你自己時,才會有安全感。柯佳嬿和謝博安在這場訪談中,讓我領悟了一件事:做自己,就是不留遺憾。



Text _ Edna

Photograph / Design _ 鑾

場地協力 _ JustCo 共同工作空間


閱讀全文

本站圖片部分取自於網路,若有侵犯版權煩請即刻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