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scilla 恭喜你成為會員

JUKSY與你一起玩出不凡

專訪 / 唱歌出道、演戲爆紅,終於,又可以回來唱歌!張立昂:「音樂讓我有機會探索自己到底是誰。」
  • 張立昂
  • 專訪

專訪 / 唱歌出道、演戲爆紅,終於,又可以回來唱歌!張立昂:「音樂讓我有機會探索自己到底是誰。」

張立昂要出專輯?對不起我一開始真的有點難想像,直到聽了其中一首歌曲〈說說話〉,驚覺這個人是來真的!


SOURCE:張立昂 Marcus C@Youtube


其實這不是張立昂第一次發片,只不過之前都還是以綁著偶像劇主題曲為主,這可說是他第一次推出自己主導的正式音樂作品,而且還直接挑戰最容易被放大檢視的「饒舌」?心臟真的很大顆。


更多人物專訪:「不一定要用男生的方法饒舌」鄧紫棋:「女生溫柔的殺傷力才是男 Rapper 做不到的!」



「其實我一直都喜歡 Rap,只是一直不敢嘗試,因為我覺得我不是一個 Rapper,為什麼要做一個自己不太擅長的東西?但這次我豁出去了。」




「其實我原本是想找一個適合的 Rapper 來幫我唱,但因為這故事是我自己很私人的故事,所以後來製作人就說你自己唱吧,何必找別人唱你的故事?但我是跨過一道很大的牆才願意做這件事情,後來收到蠻多肯定的,很慶幸自己當初這麼豁出去。」


演戲演得好好的,為什麼忽然想發片自找苦吃?可能還得面對大眾血淋淋的檢視?原來是因為雙子座不甘被定型的血液蠢蠢欲動,張立昂希望能讓粉絲們看見不一樣面向的他,可以是螢幕上的偶像,也可以是跟你我一樣真實的人。



「這張單曲一開始的發想是,我想把大家螢幕上認識的我,再呈現出另一個面向,比較偏月球陰暗面的東西,那時的專輯企劃比較偏向叫成人睡前童話故事,都是從挫折失敗或一些困難裡面如何得到療癒的一些心得,從陰暗到陽光,在這過程中成長的一些故事。」


這張 EP 共四首歌,每一首各自擁有截然不同的四種風格,更精確來說,就像是四個不同的歌手在詮釋四種不同的心境,他說他最討厭定義自己,因為人類太複雜、太多面向,怎麼可能輕易定義出一種模樣?所以他決定把不同的自己濃縮在這張 EP 裡,也可以順便思考,張立昂這個人到底是誰?



「就演員來說,如果我已經演了很多差不多的角色,下次就會希望能接到比較有變化的角色,這種心態來做音樂的話,我當然就不會希望把我原本偶像劇的樣子在音樂上重現一次,那就有點無聊了。我覺得不管是演戲還是唱歌都蠻過癮的,拍戲時我要依據不同的角色去變成不同的人,在音樂上我終於可以有一個我自己的角色,另外拍戲時要呈現很多細節,做音樂過癮的則是從構思、寫歌、錄製、視覺到最後的表演,是很完整的過程,我要一直逼自己去想我自己是誰?我到底有什麼話好說?我有機會用音樂探索自己生命的意義、自己的身分認同。」



更多人物專訪:誰說年輕人都是爛草莓!吳克群:「其實不是草莓族,而是這個世界偷走了我們的時間。」


其實張立昂一開始就是靠唱歌出道的,在歌唱節目擔任 PK 大魔王打出知名度,只不過後來跑去演戲,沒想到又演出了自己的一片天,陰錯陽差成了偶像劇當紅小生,這次能有機會再重拾麥克風,張立昂格外珍惜,更不希望這原本自己最愛的事情,不被大家認可,因此也造成他極大的壓力。



「我等做音樂的機會等很久,所以有時候會想太多,擔心是不是只有一次機會,畢竟我是半路出家的歌手,在創作方面會更緊張,有點像是我怕做不好就會被大家覺得做得不好,當我在戲劇有一定成績,而轉到音樂時,我就不希望讓大家失望。但我現在敢說我完成了一個重要的階段,因為我做了一個不知道大家會不會接受的東西,這過程很寶貴,因為真的讓我經過了一次只管創作不管後果的過程。」


大學時期主修爵士流行音樂,平時課堂上跟同學切磋 R&B,偶像是饒舌天王阿姆,私下最愛日系搖滾,張立昂的音樂底子濃厚、涉略多元,與其說做音樂是他的圓夢過程,倒不如說是一分終於滿足的使命感,也是一個在茫茫飄移流動的環境裡,還能夠做自己的工具。



「我以前是一個很不會說話的人,只要一群人在我旁邊,我就會變得很閉俗,超級不自在,心裡總在想什麼時候可以走?因為我一直在經歷轉學、換環境、遇到新朋友,一切一直重新開始,適應新的環境,所以我其實不太會跟新朋友談到太內心的東西,我常常需要宣洩情緒時就是用音樂,它就是可以幫我說實話的東西,當然在感情方面,雖然我是這樣的過程長大的,但我其實有點無可救藥的浪漫,有一種憧憬是希望自己的情感可以得到很多愛,所以我寫的歌很多是情歌。」


更多人物專訪:活在當下、不留遺憾!如果只剩一首歌能活⋯柯佳嬿、謝博安:「跟平常一樣開開玩笑就好」



「演戲中間肯定有想回來唱歌,也會懷疑自己是不是不忠於我自己了,但這種想法都是偏少數,因為我在戲劇上也得到很多之前沒有過的經驗,演員是個非常特別的職業,每個腳本就是要變一個人,團隊合作狀況下也交到很多新朋友,也學會如何適應與不同的人溝通,對我來說這是一種成長,因為我接觸了演戲,回來做音樂時厚度會更深。」




前面說過,張立昂非常討厭定義自己,比起定義,他比較希望能忠於自己,透過創作音樂,定義當下的自己。


「好比說我做這張 EP,我定義我要去做什麼風格,就會變得沒那麼真實,但當我真的有想說的話,就當下把它記錄下來,那個情感比較真,雖然創作這張專輯時跟我現在心理狀態又不太一樣了,但再回去看創作當下的時期,就是真實的我。至於定義自己,我覺得留給我的粉絲去定義吧,忠於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好,不管之後會不會變。」


更多人物專訪:J.Sheon:「我以前是拒聽華語音樂的,是因為『他』的歌我才決定踏入這塊領域!」



「這次的專輯有一首歌談論到生命的議題,現代人很多有一些心理壓力無法排解,很多朋友在這首歌推出後就私訊我,跟我分享他們發生的故事,可能是從小有被家暴的經驗、或是失去了一段感情、或是身體有殘疾⋯跟我分享他們的創傷,我當下很感動,就有把大家的故事貼出來,如果我分享我自己脆弱的地方,就可以激勵大家也一起走出來,帶給這社會一些正面影響,我覺得是很有意義的。」




後記:

對於初次見面的受訪者,我總是習慣在見面時先觀察他的細微行為,進而推敲他今天的心情與外顯性格,再決定待會專訪時該用什麼樣的口氣與方式,不過張立昂是我少數難以在前十分鐘猜出答案的人,真的是徹頭徹尾的雙子座。我們拍攝地點是一間咖啡廳,張立昂一抵達現場,簡單與工作人員點頭打招呼,接著一個箭步衝向攝影師面前⋯像個興奮的小男孩睜大眼睛對著他的相機讚嘆,然後兩人就開始聊起這台相機的型號與歷史了(笑),在訪問的短短一小時內,他幾乎利用空擋時間把所有角落都研究了一遍,角落的盆栽、牆上的月曆還有桌上那杯水⋯就連完成這篇專訪,我都沒有把握我知道張立昂是個什麼樣的人,不過這樣的他才是最真實的,因為人本來就無法被定義,這樣的多樣性與各種矛盾同時存在一個個體內,才是人獨特與珍貴之處。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張立昂沒有覺得自己一定要是什麼樣的角色,而是只想知道自己這個角色還可以為別人帶來什麼?你我心中都有矛盾體,別抗拒,這才是再正常不過的你,如同張立昂說的,忠於每個自己,就不用刻意隱藏任何的自己。


Editor:Nancy

Photograph / Design:鑾

場地協力:JellyJelly 慢工烘焙


閱讀全文

本站圖片部分取自於網路,若有侵犯版權煩請即刻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