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scilla 恭喜你成為會員

JUKSY與你一起玩出不凡

專訪 / 「硬用別人的樣子做 hiphop,這件事本身就不 hiphop 了。」蛋堡:「台灣的優勢,在於自由。」
  • 專訪
  • 蛋堡

專訪 / 「硬用別人的樣子做 hiphop,這件事本身就不 hiphop 了。」蛋堡:「台灣的優勢,在於自由。」

要說蛋堡的歌有什麼魅力?容許我偷渡一下他的歌詞:


「我喜歡,認真而不要太嚴肅,

偶爾主觀,但大家都接受的程度,

不用講的太深,想像空間卻自然延伸,

我講的太真,你嘆了嘆說:幹!真的!」


聽起來什麼都沒說,但卻什麼都說透了。



我一直覺得音樂帶來的儀式感很偉大,它能形塑出你當下的氛圍與心情,進而影響一個人潛在的性格與外顯的形象,最終引導你潛意識想走到的方向。那是十年前一個微涼凌晨,昏暗的房間,我握著滑鼠上下滾動,點到了某個陌生人的無名小站,背景音樂播著一首沒聽過的歌,輕描淡寫卻哀傷的旋律,饒舌少見的溫柔聲線,促使我往下滑看歌名並納入播放清單,至此,〈關於小熊〉成為我至今熬夜時遺忘空虛的良藥,而戴著毛帽的蛋堡,也成了我栽進華語饒舌的藥引子。無論你現在聽到 hiphop 會不會想跟著點頭,希望看完這篇專訪後,都能找到生活中最想押的韻,並讓它帶你流竄到任何想去的地方。


「我只是讓原本沒在聽饒舌、個性又有點內向的人開始喜歡聽饒舌吧?」


說起自己對華語饒舌的影響,蛋堡謙虛如是說,他的音樂總能跨越世代,讓每個聽者找到緊密連結的歸屬感,彷彿任何一句歌詞都能複製 PO 上限時動態暗示自己的心情,把你整個人徹底透析,細微到連細胞都被一一拆解,這樣的能力,來自他對生活每一個體驗的珍視,小至腸胃太敏感一直跑廁所的煩惱、騎腳踏車在家附近巷弄穿梭的快樂,甚至是被憂鬱纏身時看見的世界....,在蛋堡的歌裡,都化身成一幕幕磅礴的史詩電影。



「因為美國是發明 hiphop 的地方,所以做什麼都是成立的。但如果你是東方人,卻硬要用美國人的個性去做自己的作品,那就不是自己的 hiphop 了。」


硬用別人的樣子做 hiphop,這件事本身就不 hiphop 了。


「做一些有內化過、咀嚼過再重新散發出來的東西,才會變成是我們的東西。」


所以到底什麼是 hiphop?蛋堡給出了明瞭的定義: 就是保有自己做事的方法,並且不因外在環境跟你所面對的人而改變,這就是 hiphop,其實就是任性的人。


▶︎ 延伸閱讀:專訪/單飛後,我們首度訪問到小春:「身為饒舌歌手最重要的是⋯」




「就華文系統來講,台灣算是一個很自由的地方,這是台灣創作者的優勢,我建議年輕創作者可以多對生活有更深一層的觀察,不是說要寫得多有學問,而是如果你有更深的觀察,就可以看到更多面向、更多細節,這樣講出來的東西才會有趣。」


「比如說台灣 hiphop,不見得一定要用傳統樂器去做 ,而是認真觀察生活周遭,然後去紀錄你身邊的事情,呈現你這個時代、這個地方看到的畫面,才是真正的台灣 hiphop。」



饒舌也有世代差異。


「現在的饒舌比較以風格取勝,有一次我跟滿人聊到這件事他講的蠻有道理的,他說上一個世代的饒舌歌手,是你一聽到他的歌,就知道他這個人會是什麼樣子,人歌合一,他的角色個性會很鮮明,現在大家就比較受制於同一個框架,比較相似,但這沒有好壞,而是他選的題材比較片面,所以比較難去發展出深化的故事或人格塑造。」


「這不是只體現在音樂,而是這個世代的小朋友他們從出生到長大,接受的這個世界變化所賦予他們這樣的個性,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所以也沒有好壞,但要我去變那樣我也沒辦法,因為我就是生長在我那個世代的人。」


並非一昧貴古賤今,而是在跟隨趨勢的同時,也不拋棄自己比別人珍貴的那份獨特性。在這次的新專輯《家常音樂》裡,蛋堡試著做了格式上的變化,例如嘗試以更快的 BPM 來寫歌,用以前的靈魂搭現在的 Beats,但不同的是,現在的饒舌似乎已經反過來,被曲風制約了。


▶︎延伸閱讀:獨家專訪/一場只給18歲以下參加的演唱會是什麼樣子? LEO王的「輔導級限定」巡演專訪!



「其實十年前也跟現在一樣,有時候某種曲風會忽然在這一兩年間很紅,例如南岸的 Crunk 或西岸的 Hyphy,但不會造成什麼整體的改變,但現在的饒舌已經變成,trap 的東西真的流行的夠久,久到它內化到饒舌系統裡面,所以影響了現在大部分饒舌歌的速度,或是你是專注於寫詞的,都是會嘗試用這種新的速度去做。」


從 Underground 到躍為顯學,華語饒舌的模樣隨著環境改變了不少,談起以前和現在的差別,蛋堡認為沒有好壞之分,唯一擔心的是它被認識的「太突然」...


為了快點趕上,在意的事情就變得表面了。


「嘻哈能被很多人認識是一件好事,但這件事來得太突然,新的聽眾可能是從《有嘻哈》或一些節目上被吸引進來的,他們可能還是會用流行音樂的審美去聽嘻哈音樂,所以會集中注重在旋律、技巧這些比較表面的地方,當然這也無可厚非,因為本來人們認識一件事情就會先從表面開始,只是突然多了很多這樣的人。」


「我會期待如果是真心喜歡嘻哈音樂的人,可以慢慢去了解更深層的東西。」


▶︎延伸閱讀:獨家專訪/心情不好就聽國蛋吧!紙博士最看不慣的饒舌現象:「我覺得一直吵 Real 不 Real 很沒意義...」



雖然還是保有某些堅持,但對於現在的變化,他也樂觀看待著:


「我們不用過度去批判或是不爽某些現象,因為任何一件事的存在都一定有它的原因跟意義。


當了爸爸之後的蛋堡,似乎對很多事情沒那麼糾結。


「如果她喜歡,摸摸她的頭說妳識貨。」


這是〈史詩〉裡的倒數第二句歌詞,也是我最喜歡的一句。有段時間,蛋堡的歌總隱約的透露想要改變這世界的想法有多無力及可悲,但上面說的那句歌詞,為看似永不散去的陰霾提供了光線進入的縫隙。〈史詩〉是一封寫給十年後的自己的信,如今十年過去了,蛋堡有想回信了嗎?我們節錄其中一句歌詞替十年後的蛋堡轉達給他。



:「嗨,你應該 38 了,如果我能改變得了什麼,你應該算是發了?」

:「現在當然經濟狀況好了很多,有家庭之後會更認真面對這些事,現在就不會排斥賺錢,以前的你倒是有一點...會比較多意見。現在當然心中會有一把尺,但是那個限制不會那麼窄,因為會知道現在有家庭,就是要照顧他們,這些我該賺的錢,就是要賺。」


為了女兒,我不想一輩子就這樣。


「大前年我身體免疫力太差,為此吃了蠻多苦頭,我吃了一整年的抗生素,療程做完之後我就下定決心要讓身體變好,不要再這樣下去,因為那個時候我身體虛弱到連女兒都抱不起來,我就會想,難道我這輩子就這樣了嗎?所以療程結束後我開始去健身房,這兩年長了一些肌肉,雖然看起來不是壯漢,但跟以前比確實壯了不少(得意)。」



當了爸爸後,蛋堡即使面無表情,眼神也是帶著笑,說起話來語助詞多了不少,跟他互動的過程,也不會因為無法預測他下一秒會做出什麼反應而緊張,渾身散發著寧靜且滿足的幸福感。


「現在我比較可以自在面對這個世界,不再鑽牛角尖。」


「如果這個訪問是在七年前的話,我可能無法像今天那麼自在,我可能會不知道要跟妳講什麼,可能也不想玩一些太綜藝的東西,現在就覺得好玩就好,不會那麼計較,當然作品還是會注重細節,但比較能分得出生活中什麼事情是更重要的。」



蛋花:「我的雞蛋仔破了!」

蛋堡:「喔,那怎麼辦?」


採訪過程中,蛋花多次加入我們的對談,後來聽著逐字稿的我才明白,聰明的蛋花肯定是肚子餓了,正在用蛋式家庭的獨門暗號,催促著爸爸快點帶她去吃飯!讓我驚喜的是蛋堡的反應,那不像是爸爸對女兒,反倒像是朋友。


女兒改變了某部分的我,給我重新活一次的機會。


「我覺得每個人即使成年了,都還是會受到幼年時代的某些事情影響一輩子,那不見得是好的還是壞的,但都會替他的某些人生觀定型,生了小孩後其實是一個改變的時機,你可以重新長大一遍,如果覺得過去的自己有哪些不足,當你跟著小孩一起成長時,是可以也同步去改變的。像我因為不喜歡小時候的某些管教方式,所以現在就會比較想跟小孩當朋友,但有的人可能就會一直生活在那個 loop 裡無法抽離,他就會用一樣的方式去複製小朋友的人生,那就失去了改變的機會。」


「有了小孩後,你會吸收到原本你一個人的生活不會吸收到的事情,讓視野更開闊一些。」




照鏡子的時候才發現:「啊,我也真的變成上一個世代的人了!」


「某些時候真的會覺得自己好像沒有魅力,說真的也確實聽不太懂現在小朋友講的話,可是其實我一直在過自己的生活,只是默默地就被時代給推到後面去了,雖然我自己不這麼覺得啦,因為我覺得現在的我,跟小學時候的我其實是一樣的,我體內還是那個小朋友,只是抽離個體出來看的話,現在從外面的角度看,已經是叔叔了。」


「至於音樂方面,現在流行的風格的確就是不一樣,雖然我對自己的東西還是有自信,也知道我在做什麼、我要什麼,但我的進步,別人會覺得是進步還是退步呢?其實人生階段追求的都不同,我自己覺得我是在成長的,可是搞不好那些不懂你在做什麼的人,他可能不見得會覺得你在進步...」


啊,又進入振熙迴圈了。


▶︎延伸閱讀:封面人物 / 饒舌大師兄歸位!熱狗 Mc Hotdog:「那些埋怨自己不紅的人,你真的夠厲害嗎?」



專訪結束後,蛋堡一個人忙進忙出把店內大大小小的裝貨紙箱整理完畢後,還得快速更換心情狀態接受攝影師拍照,距離上一次發片隔了七年,從隸屬於廠牌到獨立開公司,從率性的 Soft Lipa 到溫柔的 Soft Lipapa,不變的是任性依舊,任性的好處是更能遵循內心的自由意志,壞處則是搞得自己很累,畢竟從前是累別人,現在是累自己,那到底要繼續耍任性還是做出妥協?他說:「看你要追求什麼囉!」


後記:

某天一個被例行工作佔滿的晚上,我照慣例戴起耳機聽著十年沒換過的蛋堡,替自己一成不變的日子跟因為缺少葉黃素而泛黃的眼白哀悼時,忽然腦中閃過一個念頭:「妳這麼喜歡蛋堡,為什麼不去訪問他?」於是我打開電腦發了封信給任性的人本尊,即使我覺得要他答應的機率不高,但試一試也不會少塊肉。忘了過了多久,久到我快忘記這件事了,某天那個令我興奮的名字終於出現在收件匣:「Nancy 謝謝你的邀約,沒有問題的:)」比答應專訪更讓我驚喜的,是句末的微笑符號。到了現場,蛋堡正在自己撤場,親自整理現場的空箱子,一邊對我們說不好意思等我一下,你們可以先進來坐,女兒小蛋花與蛋堡認養來的柴犬菜粽,一起在一旁等爸爸,我一邊跟蛋花聊天,一邊想著,這樣家常的一幕,竟出現在這位影響華語饒舌甚鉅的經典身上,沒有昂貴的名牌華服,也沒有助理排場,更沒有摸不透的跩態,或許像這樣做個不普通的普通人,才是真正的任性吧?除了音樂,蛋堡的處世哲學也是我所嚮往的,千萬不要相信有永遠的真理,對這個世界習以為常的運作邏輯持續抱著質疑,並在一次次辯證中得到生而為人的驚喜。仔細想想,人生確實有很多事情是因為我們的習以為常而錯失機會,也有很多事情是因為腦中轉著「真的不可能嗎?」才能成,這次蛋堡的專輯打破慣例不上串流,想聽?只能實在的花錢購買,這個做法很冒險,但就像他說的:「如果真的沒成,大不了下次就不要做一樣的事,有什麼難的?」因為他的任性,他做到了很多大型唱片公司做不到的事情:把音樂真正變成一個價值不菲、物以稀為貴的商品。任性的人,用他任性的唇不斷提醒著:過程只是風景,結果是明信片。


  • 小插曲:
  • 訪問結束後,我們驅車要離開,說了再見,走到一半時,小蛋花攔住了我,湊到我耳邊說:「姊姊,妳剛剛不是說要我幫妳簽名嗎?」於是就有了這份紀念品❤️


Editor:Nancy

Photographer、Design:鑾



▼ 文字不夠,看影片,別的地方看不到的蛋堡,都在這了。


🎁 贈獎時間:

謝謝你點進來看這篇專訪,為了答謝你的耐心觀看,有小禮物要送你,只要:

1️⃣ 公開分享這篇專訪文章到你的臉書。

2️⃣ 在這篇臉書貼文下方(傳送門點此)留下你最喜歡文內蛋堡說的哪一句話,並 tag 一位朋友。

就有機會得到「任性的人 pop-up store 限定護唇膏」一支!

活動時間:即日起~ 4.30(四)

開獎時間:5.1(五)於 JUKSY 臉書粉專網誌區公布!

開獎方式:得獎人請於 5/7 (四) 前主動私訊「JUKSY 街星」粉絲專頁,並留下真實姓名、聯繫電話及收件地址。


閱讀全文

本站圖片部分取自於網路,若有侵犯版權煩請即刻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