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關日本、只有Dior 精神,Dior 2015 早秋女裝亮相東京

在Dior 公佈將在東京舉行品牌首個早秋女裝發布會的時候,大家都在猜想Raf Simons 會帶來怎樣“日式”的設計,畢竟在過去的六十年裡,從Christian Dior 到John Galliano,都曾使用日本元素帶來奪人眼球的經典服飾藝術。但當東京國技館裡的 T 台亮起,人們發現關於這場秀,他們統統猜錯。

這不是一個“日本秀”。沒有和服、沒有藝伎、沒有富士山和浮世繪,只有飄落著雪花的銀色T 台,配上《銀翼殺手》電影裡哈里森福特與肖恩楊的對白做背景音。Simons 繼續了他在Dior 2013 高定係列中的設計,並堅持將立體的花苞廓形打造成Dior 的新經典。這種廓形曾跨越了所有場合的服裝,從雞尾酒禮服到紅毯禮裙,而在2015 早秋系列中,Simons 則將它們置於更生活化的場景中,“她擁有自己的花園,坐在男友的摩托車後座上,與孩子或者寵物在海邊玩耍”,於是我們可以看到蠟棉置地的風衣、針織背心搭配闊腿褲,由禮服演變過來、短至小腿的裙裝,如果非要與日本文化關聯起來,那種格子短裙和平底靴的組合會是日本青年的標配,剩下便是模特臉上那種模仿日本漫畫主人公式的眼妝了。

對於為何要選擇東京作為首個早秋女裝系列的發布地點,Raf Simons 和Dior 考慮更多的是這裡的市場,“有觀眾、有消費慾望、有其他地方沒有的時尚”,Raf Simons 在後台採訪中這麼解釋道,“雖然這一季與日本沒有密切的聯繫,但作為設計師,我非常感謝日本的投資商和消費者冒著風險,給與我極大的信任。我覺得Dior 先生十分有先見之明,他將時尚看成一種全球性的行業,如同今天,日本觀眾成為整場秀必不可少的組成部分。因此,當我想將Dior 精神提升到新的高度,它們也就自然而然地在東京上演了。”

事實上,前往東京國技館觀秀的1400 位嘉賓應該會同意Raf Simons 的這種說法,他們的座位上都放著一支Dior 紙鶴和紙條,上面寫著“在日本文化中,鶴代表著長壽,Dior 很高興為你提供這個寓意吉祥的象徵,你可以隨時帶著它。”